红海湾

作者: 李明月2016年10月27日散文随笔

眼前是海,远方是海,山那边是海,再那边是太平洋。

大海,这本诺大的液体之书,在日月的手指不停地翻动中,一页沧海,一页桑田,一页页轮回着昨天和今天。今天,我把自己交给南方的一方天,交给粤东“麒麟角”的一片海。

我品味着南方的海天,无边的广袤、纯蓝和永远不变的咸。

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礁石纵横,在黄昏的光校路鹗且蝗菏非动物,或如神话中的怪兽,它们堂而皇之地站在水中,把眼前的一片海掰成两半,从高处俯瞰,成“丫”形。

红海湾的性格便在瞬间形成了:西边的海浪急风高,东边的海波平如镜。一边是激情荡漾,一边是委婉平和,一边炽热似火,另一边冷若冰霜。在一个时间段里,一个地点,同时呈现两种风情。

一片原始海岸,多雨的南方,雨水携着褐红色的泥沙,时常把大海涂抹成万顷流动的红,涨潮时分,一排排红色的大浪前呼后拥,煞是惊艳壮观。

红海湾是独特的,无论海风从哪面吹来,总有一面海水因岩石的遮挡而风平浪静(亦称遮浪岛),而另一面的海水因为风势猛烈而惊涛拍岸。

我站在一块高高的礁石上,看着东面的海,感受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大潮,浪花与浪花的交响合鸣。

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似乎随时都能把我脚下巨大的礁石抬起来,骇浪强劲地撞击礁石,水花高耸。我居高临下地欣赏大海的一个个瞬间,领略着震撼与壮美。我在礁屿岬岩之间上下走动,落日给厚厚的云朵镶上瑰丽的金边,形态诡异,变化多端。那种空茫通透之美,让我感到此刻的纯粹,仿佛自己不是一个吃五谷的肉身,在一阵阵的轻松中,飘然自得。

我坐在一块平坦的礁石上,夕阳将尽,碧蓝的大海在橙色波光中缓缓地光滑地抖动着,像流动的五线谱,高低音的变化不大,犹如小夜曲。

红海湾这时像是一个大湖,万千小鱼穿梭织锦,白亮亮的身子展现在金色的水面。一艘由远及近的木船悠悠驶来,木船的周围飞翔着许多海鸥,海鸥的翅膀煽动着亮丽的金边,先后落满了木船。片刻,一只海鸥飞起,众多海鸥又紧紧相随,它们不离不弃地,跟定一艘木船。

一只褐身白脖的海鸟站在不远的一块礁石上,对着自己水中的影子,声声呼唤,微风把它脖子的白毛吹得层层的浮动。海鸟对面,是一片的伸向远天的金红色的沙滩,写意成优美的流线弧形,仿佛连接着时空隧道。

“唔……”一声长长的海螺,把我从美轮美奂中拉了回来。依然是南方的海天,坦荡的红海湾,把双重的性格毫不保留地展现:温柔与激情,内敛与喧嚣,阴阳秉性,在大自然中相互转化。

仿佛存在一个内在的太极,平衡着一种完美,抵达一种境界……

激情,平静、海水、火焰,红海湾似在演绎我们不同的人生季节。

年轻时我们激情万种,内心不平,喧嚣躁动,欲壑难填,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人不是人。

激情之后,领略了世事,心量渐宽,渐渐平和,感受了生命的细致之美和内在的海阔天空,体验了不同的生命质地……

另一种境界,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片大海,我们微咸的血液,和大海一样循环着,鲜活着,我们的生命需要激情、热血、和豪气,同时也需要内敛、平静、思考、参悟与修炼。

红海湾,你用浪花一声声在说话,用涨潮的手指,在沙滩上书写了一本没有结尾也没有开头的大书,用你的一半激情和一半平静给人类以启示……

我在此境中体验自己,一会儿激荡在东边的碣石湾,一会儿在漂流到平静的红海湾,几个来回之后,我感受到有种内在的平衡,给了我超然的能量。

大自然以身言教,是我们最好的导师。我慢慢地踩着细沙,披着一身红海湾的夕阳,在激情和柔情中,在水火相容、阴阳和合的海天风月中,领悟着人生的激荡与平静……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