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曾相守

作者: 相里爱2012年03月19日来源: 倚栏轩日志网爱情日志

如果一切没有开始,是不是就不会有结局!

1.记忆斑驳的旧时光里的你和我

和安翊第一次说话时两人的角色是敌我双方。当时,我为了被男生甩弃的好朋友筱悠而鸣不平,便冲进了那男生的班级,二话没说当着全班人的面甩了他一巴掌,他十分恼火握着拳头瞪着我,恶狠狠的骂了句;“你找死啊!”

“怎样!我就是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不爽就动手啊!”我双手环胸瞪着他,眼神里尽是血腥。

“那我就成全你!”说完他的拳头迎面而来。

我没有闪躲直立在原地,眼看着他的拳头快打在了我的脸上,却意外的停住了接下的动作,我望着抓住它拳头的人竟然是安翊,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的看他,那么 近,近到我伸手可以触摸到他的脸。他是学校里的优等生,长相却异常的俊美,是全校女生追捧的对象,但是对人却也冷漠,对他感到很好奇的我经常偷偷地跟踪 他,虽然不是我的作风,但是却很想了解他。

这次他的出现让我很惊喜,但他的话让我的幻想化为乌有,他看着我,漂亮的眸子散发出清冷的光,说:“给我一个你打人的理由。”

那男生收回了手一脸挑衅的望着我,我定定的看着他说:“我想我没义务更你解释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察觉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说,“你们继续!”然后便离开了。

“花落离,你如果好好向我傅幕埃挡欢ㄎ一嵩履愕摹”那男生嘲讽地看着我。

“我害怕你受不起!"

“呵呵,那就别怪我了!”说完一拳朝我挥来,但我生来就不吃硬,一脚踹在他小腹上,他趴在地上站不起来,我冷眼看着他说;“别当所有的女生都好欺负!”。然后再他愤怒的目光中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次以后,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安翊的那时怅惘的眼神,心里总觉得难过,这种心情很难理解。

2.相遇在下一个街角

几天后,我买了一些菜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安翊被几个莽汉堵在 巷子里,立马将手里的蔬菜扔向那几个人,他们转过身来看着我,说:“你不想活啦!”说着,便提着我的衣领,我害怕得哆嗦着那些看家本事都使不出来,就在我 想着要命丧于此时,安翊将其它几个人打倒后,一拳打在提着我的人的脸上,拉着我向外跑,我看见他握着我的手时脸一阵微热,看着他的侧脸淡淡的笑了,也不知 跑了多久停在了一座桥上,那些人也都不见了,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喂,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安翊看着我怒气冲冲地说。

“知道啊!所以才帮你,我这叫侠义,呵呵!”我笑着说。

他看着我轻轻地笑了,如平静的湖面波澜不惊,这是我第一看见他笑,随后他说:“你这个跟踪狂要做多久!”。

“你在说什么,我哪有!”我扭过头去狡辩到。

“那这个是你的吗?”他的手里拿着一条深蓝色的丝带,我在想着为什麽会在他那儿,难道是不小心掉的,但这条丝带也不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我狡辩道;“不是我的!”

“是嘛!估计是我弄错了,既然不是你的我就把它扔了!”说完,手张开一阵风吹过,丝带便被吹走了,说实话真舍不得啊!因为我是因为他喜欢蓝色才买的这条丝 带花了不少血水,此时,心里拔凉拔凉的像结了一层溥冰。阵阵微风拂过脸颊,吹动发梢,他倚在栏杆边闭着双眼安静的样子让我觉得很安心很快乐

从这次事件后,我和安翊的关系近了一步,我们俩成了朋友,他也认识了我最爱的姐姐花若惜和她的男朋友丰子胥,他总是在我面前说我姐比我更有女人味来刺激我,而这种友谊慢慢的发展成另一种感情

3.风来时撩过过往的忧伤

那天,我被几个女生围在墙角,她们一脸的不爽看着我说:“你还真不识相,勾引安翊吗?就凭你,笑死人了!”。我对于他们的话和表情感到可笑,他们在说我喜 欢安翊吗?怎么可能,我和他可是朋友,我笑着说:“你们才好笑吧!我勾引他,有没有搞错,再说就凭你们想揍我吗?”。

她们被我激怒了,几个女生一起向我扑来,但她们哪是我对手,几下便解决了,正欲走时头部被人用砖头打了,当场昏倒在地上血慢慢流到脸上,朦胧中看见安翊向 这儿跑来,脸上的焦急的神情让我感觉温暖,是不是正的如她们所说,我正的喜欢安翊,而自己一直没发觉,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对他感到好奇,原来不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清醒过来,脑袋好像被插了无数的钉子一样生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被人一把抱在了怀里紧得快让我窒息,我拼命地挣扎突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落离,求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我听着他哽咽的声音,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眼睛湿润了。原来你也在乎我,我轻轻的拍他的背柔声说;“放心,我不会离开的!”

他松开了我,双手捧着我的脸抚摸着,我看着他潮湿的睫毛也抚摸着他的脸,他轻声对我说;“落离,你可不可以把你的以后都交给我,让我保护你!”。

我淡淡的笑,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了他的掌心,点点头。

他的嘴角轻轻地扬起,把我抱在怀里,我想我是渴望这个怀抱的,但有点不真实,像泡沫帮易破灭。

4,过去的幸福已逝去

有时候幸福会被上天嫉妒的,拥有的太多就注定会失去人生就像一场游戏,而筹码就是你的最爱。

我和他在一起两年一直到大四,但是一个女生的出现破碎了我和安翊之间的关系,她叫水夏,人如其名一样的恬静如水具有东方美的女生,是安翊的青梅竹马,现在 回来了,我感受到所谓的危机感,看到她看我的眼神,仿佛在告诉我我输了,输在了起跑线上。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经常和他为了件小事而争吵,这样的生活让 我感到了疲倦,直到我看见了我最害怕的事发生在我面前,我彻底的觉悟了。

所谓的爱情是没有永远,只有输赢,我是个失败者,因为我看见了我爱的人和爱他的女孩接吻了发生在我面前,就像看一场悲伤的电影,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下,不是 被感动还是失落,苟延残喘的爱情终于走到了尽头了。我转过身打算逃离这里,他看见了我慌忙的拦下我的路试图解释着什么,我什么也听不进去,那一幕还回闪脑 海无法抹掉,现在我和他可以结束了。

我看着他无力地说:“算了吧!我们,分手吧!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他定定的看着我,激动地说:“落离,你听我解释我·······”。

“啪”一声在静谧的空气里响起,尖锐而又刺耳,我收回了手,冷冷地说:“分手吧!我累了!”,说完,便离开了,走时我看了水夏一眼,她笑着看着我,那种笑充满了讽刺与骄傲,而我即便知道这只是个圈套,却也不想挽回,我知道我在逃避,逃避这爱的沉重。

在这场爱情的战役里我输了,我落跑了,真是个胆小鬼。

之后的一个月我屏蔽了他所有的电话,出去外地住了一段时间,这样的躲藏估计他也倦了没有再去我家。

5伤口永远忘不掉的回忆

当一切重归于平静,并不代表所有的忧伤就会落幕,它会变成无形的歌在日夜不停的唱。

回家后去了姐姐房间,所看见的情形让我木纳在原地,地上、床单上全是猩红的液体,那红艳的血晕染开来如花一样,目光停滞在躺在床上的若惜身上,她紧闭着双 眼,手腕上被割开的肉向外翻卷着,血一滴一滴从伤口处往下淌,寂静清冷的夜下,只听到血溅到地板上的声音,这种冰冷的绝望像只无形的手扼住我的脖颈带着令 人窒息的痛,我无力地跪倒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昏倒在地上。

当我醒来时,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微微地张开双眼,看见了丰子胥悲伤的侧脸。依稀记得昨晚的事,难道是真的,不是梦!

“你醒了!”

“我姐她····”

“她,她去世了!”丰子胥背对着我哽咽着说。

我无力的闭上双眼,全身乏力。怎么可能,她为什要自杀,姐姐她是那么豁达体贴的人怎么会想不开,一定是有人杀了她,但她那么温柔怎么会得罪人。姐,我好难过,为什么连你也离我而去。

有些记忆在回忆里待续着,有些感知在脑海里交错着,有些泪水在悲伤里涌动着,有些温暖在现实中消逝着,有些爱在天际化成了云烟。

我去了姐姐的房间,轻轻地打开白布,看见了姐姐惨白的脸,脸上的面容想沉睡了一般,我颤抖着双手抚摸着她的脸,泪水便流了下来地打在她的脸上,忧伤的说: “姐···,你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连你也不要我了吗?姐,你怎么忍心,不对,是不是别人杀了你,是不是,姐,你回答我啊!”。

丰子胥紧握着若惜的手,跪在她床边说:“若惜,你难道不听我的回答就走吗?为什么不给我时间?”。

我愣怔着望着姐姐,意外看见她的手紧握着什么东西,打开了她的手看见了一颗熟悉的纽扣,平淡的脸上瞬间冰冷,低沉地问道:“丰子胥,这纽扣是你的吧!”

“是我的,怎么会在你手里!”

“应该说怎么会在若惜手上!是你杀了我姐吗?”

“开什么玩笑,我什么要杀她!”

“那你的纽扣怎么会在她手上,这难道不是证据吗?”

“不是我”

“我也宁愿不是你,我也不相信是你”我淡淡地说,又转而怒吼道:“但事实摆在眼前,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你闹够了没有,发什么神经!”

“你滚不滚”

“我看你需要冷静一下”

“你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丰子胥凝视着我,许久淡淡地说:“好,我走”。

他打开了门出去了,我望着姐姐安然的面庞轻轻的问:“姐,我到底该怎么做!”

是不是我是个不该被爱的人,注定要一个人痛苦一生吗?

6,真相会让我们流泪

处理好姐姐的尸体后,我便发了条信息给丰子胥,说“今天下午两点,在家等我!”我换了身白色的连衣裙,散下头发,化了妆变出门。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姐!

到了他家门口摁了门铃,他打开了门面色憔悴,我进去后悄悄的锁上了门和他面对面的坐着。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他淡淡的问,语气低沉。

“来看看你这个杀人犯过得如何!”我冷嘲热讽道。

“你要我说几遍,我没有杀你姐!”他口气无奈

“对不起失陪一下,我去趟卫生间”说完,便离开了。

许久,我出来了,看见丰子胥低垂着双眼望着窗外,他轻轻地开口道:“落离,你真的不相信我吗?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杀若惜!”

沉默着走到沙发边坐下,他继续说:“你知道你昏倒的时候为什么是我送你去医院吗?我那晚一直站在对面的马路边望着你姐的房间,因为在这之前,若惜无意中 看了我的日记,那篇写的是我因为喜欢你而接近她,但是她没有看后面的故事,自从和若惜在一起后我发现我慢慢的喜欢上她,我告诉她她不相信,断绝了和我的联 系,但我没想过她会为此而自杀,我好后悔,我宁愿死的人是我,这种感情你不是也明白吗?”

我紧紧的抓着裙边,不敢相信这事实,“你难道不也爱安翊吗?那段感情你放的下吗?有时候误会真的很厉害,会让两个人的感情支离破碎!”他说。

脑海有个声音呼唤我不要相信他,但心里的感情是真实的,我真的在自欺欺人,但是我宁愿我错到底,反正我什么都失去了。忽然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花落离,我们是警察,你开放开人质,不然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快速地走到窗前看见下面全是警车,冷冷的看着丰子胥说:“你还真了不起啊!想把罪名栽赃给我吗?我告诉你,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儿!”

我推开了窗户,他低沉的说:“算了,就算我解释也没有用,既然若惜死了,我也不想一个人活着了,你动手吧!”

“那我就成全你,不过你难道就没闻到瓦斯的气味吗?”我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问道。

“你刚才去的是厨房而不是卫生间”他平淡地说。

“哼,只要一点火,这房间就会变成火海!”

“我知道”

我站在窗户上,风吹动着裙摆,深深的看他一眼说“再见”说着拧开打火机往房间扔去,“轰”的一声,空气的温度瞬间升高,火光四溅,我向后跳下,接到了一通电话。

“落离,为什么到最后都没想到我,原本以为杀了你姐留下纽扣会让你想到我,没想到你却认为是丰子胥,离开我是你最大的错误,你让我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我也要让你尝试一下失去最爱的人的痛,不过,你死后我也回去的,因为我爱爱爱爱爱····你”

手机被摔得粉碎,而我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失去了意识,在落地之前的心痛像针扎一样,真相原来是我爱的人杀了我最亲的人。我想说:你的爱,我承受不起!但估计没有机会了。

在接到安翊电话落下楼的同时,我突然回想起有一次去安翊房间时,无意中看见了他桌子上的药“精神镇定剂”,这是给有精神分裂的人吃的,我问他时,他勉强的 笑着说:“是他一个朋友的遗忘在这里了!”但是从门缝里看见他吃药的情形我也没在意,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自己居然爱上了一个疯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意识模糊前我居然看见了远处安翊哀伤的脸,他像一个傀儡在车来车往的道路中穿行向我走来,我渐渐无力的微闭着双眼,耳畔传来了一声刹 车声,感觉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一条深蓝色的丝带落在了我的脸庞上,我淡淡的笑了,笑得那么安静,像一朵花开然后残败。

如果不曾相守,会不会就不再这么爱,会不会这一切不会终点!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