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
必读社 > 散文 > 现代散文 > 正文

香椿树

作者: 潍坊王会涛2023/11/14现代散文

“谁家椿树千层绿,片片绿叶照眼明”。每年的春季自清明至谷雨前后,香椿树那紫色的小芽芽刚露出尖尖,便可做成各种美味菜肴,一想到这里,我就已经垂涎欲滴了……

在品种繁多的树木中,展露春意那红红火火景象的当属香椿了。一到东风送暖、春意盎然的时节,香椿就像一位乡下的新娘子似的羞答答蒙着红盖头探出身去,从干燥平滑的树干里好奇地窜出来,浑身彤红鲜嫩的有点弱不禁风。充满了血色的浪漫,好像血管里流淌的血液,十分喜人。它那些细嫩的枝条,在和煦的春风吹拂中,颤动着轻盈的体态,婀娜多姿。簇簇香椿芽,宛如开在春天枝头的一抹朝霞,又似酝酿了一冬的情感绽放。靠近它,会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袭来。每年春天,看着它们拥挤出来与我们见面时,总是替它们担心:在这春寒料峭中自己都冻得瑟瑟发抖,不知道为何这香椿芽如雪里红梅如此抗寒?我于是静悄悄看着它们,默默祝福其健康茁壮地成长,不想去打破它们与生俱来的生长能力。

民谚云:“房前一株椿,春菜常不断。”采摘香椿时,父亲就用一根竹竿绑上一把弯弯的镰刀,靠近其嫩芽后迅速使劲割下来,但这种采摘方法会破坏整蔸香椿。直接掐掉嫩芽,这样比较完整,但只限于矮的枝条。见此情况,哥哥爬上一棵大椿树,迅速掐摘椿芽,我则在树下用一个篮子接着丢下来的椿芽,还不时叮嘱哥哥要千万小心……

母亲能把香椿芽做成各种美食:香椿芽拌豆腐 、香椿芽炒鸡蛋、香椿芽面糊等等。我最喜欢吃的还是香椿鸡蛋羹:母亲把香椿芽切碎,然后把四五只鸡蛋磕在小瓷盆里,与香椿芽搅拌在一起,放上盐,再放入锅里蒸,蒸熟后用勺子划成小方块,然后浇上香油和醋,鲜嫩爽口。 据村里的老人们说,吃香椿煎蛋还可以防止被疯狗咬,因为疯狗闻不得香椿的味道。香椿的吃法还可以凉拌,有些人吃不惯那冲鼻的味道,只要做法上注意一下即可消除。将腌制的香椿切成碎末,与大蒜、姜丝拌在一起,放在鱼肚里,放在蒸笼上一蒸;也可将嫰仔鱼、小刁子鱼在面粉与香椿末调成的包浆你浸染一下,放油锅里一炸,这样的“香椿鱼”亦可解馋,外焦里嫩,其味香嫩爽口,清香怡人。令人垂涎欲滴。康有为 的《咏香椿》可以为证:“山珍梗肥身无花,叶娇枝嫩多杈芽。长春不老汉王愿,食之竞月香齿颊。”我们在品尝着美味的同时,父亲也让我把一些香椿芽送给周围的邻居,尤其是王玉昌家。他父亲去世早,母亲一人拉扯着他姊妹三人生活困苦,我家做些好吃的就送给他家一些。王玉昌考入大学参加工作后,每年春节和中秋节一定会来看望父亲,品种繁多的礼品里总有一盒香椿芽,说是不忘小时候父亲对他们的恩惠……

随着气温的逐渐升高,香椿芽儿慢慢失去了原有的新鲜香味。这时奶奶就不准任何人再动手采摘说:“人要知足,任何事情都得适可而止,再继续采下去就要了香椿树的命,往后一口也甭想吃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树上的椿芽儿似乎生生不息。采摘过一次后,不出一礼拜,扳掉芽尖的枝头,很快愈合了伤口,再次爆出新的芽苞,生长出嫩生生的椿芽儿,为春荒岁月的农家餐桌,增添了一抹鲜亮的色泽……一树香椿芽,丰润了农家俭朴的生活,饱满了我童年的口福。奶奶用朴素的言行,践行了人类对待大自然取舍有度,善待生物,和谐相处的深奥哲理。父亲经常告诉我:“他们小时候物质生活条件十分匮乏,村民们经常吃不饱捱饥受饿,无法填饱肚子。是香椿、荠菜、榆钱、槐花等野菜帮他们度过了那段极其困难的岁月。时至今日,我对它们常常满怀感恩之心。”是的,香椿等这些乡间常见的菜肴成了今天城里人餐桌上一道美味佳肴,而过去却是农民的“救命菜”。今天,生长在幸福生活里的孩子们是无法体会到祖辈们生活的艰辛与挣扎,无法体会到他们的无私奉献与默默担当。

香椿也被乡亲们视为一种灵木,它能吸收和聚集天地灵气。香椿树材质强度较高,不易开裂耐腐蚀,作为家居用材素有“中国桃花心木”的称号,可与上等红木相媲美。是制作高档家具家具、钟表、实用用品、保健用品、以及工艺品的上好木材。边角材料制作成碗筷等,有一定的抗菌作用,对身体有益。老人们常说:“这种木料美观而不失奢华,从前是制作婚嫁妆的好材料,是宜人宜家的首选”。

如今我家的这棵老香椿树依旧生机勃发,绿油油的叶子中,一串串葡萄似的果实挂满枝头。母亲和邻居的大娘婶子们经常坐在下面聊天拉家常,衷心祝福他们和这棵香椿树一样健康如意,幸福开心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