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
必读社 > 散文 > 现代散文 > 正文

在春天里

作者: 罗文博2024/01/24现代散文

又到了春天了,天地都在我的心中。放眼望去,眼前的世界,每时每刻都会给我们带来新的感受,还有令人欢畅的改变。

如果经常唱《葬花》,你就会觉得虽然春天还没怒放,却好像已经到了残春,有很多书还没有读,有很多字还没有写,时间车轮一圈又一圈地流转,像风吹书页,哗啦啦地翻动。

天才刚刚发芽,柳枝刚刚泛绿,樱树刚刚开出浅浅的粉。又是花相似的去年的春天,前年的春天,记忆里明媚的春天,总是那么灿烂的春天。虽然空气似乎比冬天更加寒冷,但枝头再也没有继续沉寂,该出现在春天里的过程,好像司鼓在敲打节拍,一拍又一拍,按部就班,不多不少,准确无误地铺展着,铺展着……那百花开在属于自己的节拍里,也同样凋谢在属于自己的节拍里。每一朵花将倾尽自己短暂的一生奋力高歌,唱出春天繁华的乐章。

我预见,百花放时彩云飞。我预见,你一定会在抬头,或低头的一刹那,看到不知哪一朵有名的,或无名的花,它或许很硕大,很夸张,很夺目,它也可能是很小,很淡,很不像一朵花。它或许离你很近,花香围绕着你,它又或许离你很远,像天边的一抹红,那是一棵树长满了它大概永恒不变的颜色。

春天,一定会有一朵花开在你的视线里,你一定会为某朵不可能永恒存在的花而触动心弦,你将觉得这青青季节十分美好,即使一地落花也几乎不觉悲伤。好像只记得落花刚刚铺满路时的样子,而想不起来下雨时它们零落碾尘的结局。是啊,要这样记得,这样想不起来才好。

你也大概认为,一年一度,在固定的节拍里,在固定的位置上,一定会与某种熟悉的花相遇,一见如故,迎面露笑,十分欢喜。它的根深深地扎在地下,它的枝牢牢地绕在架上。它,是紫藤。你从未怀疑过,这个地方,你不可能看不见那一大片瀑布飞泻般的紫藤花,那片紫,如唐伯虎醉酒后狂挥一气作出的画,是那样自由、大气、奔放、洒脱,好像童话搬到眼前。

但是,这个春天,你突然看不见这画面了。因为紫藤架已经摇摇欲坠,有些地方露出生满锈的铁丝,承载诗意紫色的架子,已经是一种危险。于是,四周众多紫藤不消半日被砍去,只剩下短得离奇的根。架子要推倒重建,紫藤需要重新生长。再次在这个位置,看到那大片诗意的紫色,似乎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了。紫藤还会开花,它不是开在现实里,它开在你的记忆里,也开在我的想象里。

春天里的树,它正好站在那里,你经过时它正好开出美丽的花,你站在那里,多看了几眼,赞叹它的美丽,心里也开出一朵纯净欢喜的花,那么,我想,它短暂的一生大约已没有遗憾了。

我不禁略微放慢步子,望着眼前的景色,吮吸着空中清爽的气息,瞬间感到的是无限的满足。哦,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个早晨的风景像一幅画,在我不计其数的日子里,轻轻地抹上了浓重的色彩。不管我的生命轨迹会延伸到哪里,我想,我会记着曾经有过的这样的早晨。

我想用手中的笔写下眼前的一切,可是,我只是轻轻地叹息,只能多看你一眼。因为写鸟,写不过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写花草,写不过白居易的:“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写柳叶,写不过贺知章的:“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写植物和动物,写不过苏轼的:“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唐诗宋词的年代,咏怀春天的句子就可以信手拈来,随口吟诵,大唐盛世,那该是也一个幸福幸的时代。千百年来,文字里的美丽和联想滋养着热爱美,热爱生活的人们。因为春天给万物带来了生机,是无数个生命有一次轮回的开始,大千世界中的各种生命,有谁会错过这个大好时机,有谁不从心底淌出爱的涌流呢?

植物发芽、长叶、开花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生命的集结号。人也是如此,人是不能轻易地停下脚步的,因为人的生命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一条瀑布,流淌流淌。无论遇到阻力,还是遇到考验,只有不断的向前向前,用生命的炽热冲刷出一条道路,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相信早晚有一天命运会给你一个交代。这也许就是人们热爱春天的一个原因吧。

朱自清先生的散文《春》可谓是现代文学史上写景的经典之作,在这篇文章中,朱先生的一枝妙笔写尽了春天的美丽,还有人们对春天的盼望,同时也表达了珍惜时光,春早人勤的美好愿望。每个人眼里的春天都是一样的,但每个人心里的春天是否一样呢?不管怎样,春天都是一个开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小草的命运如此,何况是人的感悟呢?

生命由一个个轮回组成,有旧的消失就会有新的诞生,这样说来,春天的意义非同寻常,它可以让人们思考,让人们重新审视自己,修正自己,丰富自己--这就是春天给我们的强大的力量,是春天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