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浪漫的情话

作者: 陌上花开2016年01月22日爱情散文

这个冬天,爱上了走路,家到单位六、七里地的路程,每天上午赶时间骑车,下午便换了轻便的鞋子一路走着去。时光在脚下溜走,而一些风景却驻足眼中。同样的路段,同样的风景,走路与骑车却大不相同。骑车,风驰电掣,一路狂奔,许多风皇锹饭⒉荒苷嬲南硎芷肺丁6呗罚梢圆患辈换海自己喜欢的风景一一收入眼底。说风景,对于北国的冬天来说实在是有些尴尬难为情,木萧条,花草枯竭,仿佛除了南来北往的人流,还有流光溢彩的门店再无其他。

喜欢走那条南北通向的宽敞的道路,车流不多,人流也不多,干干净净的路面,偶尔有几片错过季节的叶子在落。冬天阴冷,有阳光的日子便足以令人欢喜。有一段时间,天空晴好,霾气消散,下午两点钟左右,太阳笑盈盈的挂在天空,一路走来,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倍觉身心舒畅。

走在路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一对老夫妻,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吧,他们牵着手散步,很慢很慢。走近些,才觉察出是男人在牵着女人的手,一路相扶,一路相伴。

男人并不高大,想来年轻时也不帅气,黑灿灿的面庞,却一脸的憨厚;相比之下,女人就高挑秀气些,白净的面容,虽然漂染了岁月的风霜,却依然遮不住俊俏的眉眼。他们时而走,时而停,女人的右脚抬起、落下都显得木讷,不灵活,应该是栓塞所至。男人身板硬朗,身姿健硕,腿脚灵活,相比之下,男人就高大了许多。如果不是刻意牵着女人的手慢慢走,相信男人的一步定会迈出好远。

忽然想起父母亲。多么像走在我前面的老夫妻。我上中专那年,父亲就患了脑血栓,那年他刚刚四十七岁。生性倔强的父亲,不配合医生的治疗,我行我素,在一次次反复犯病后,病情一次次加重。是母亲不知挨了父亲多少的责骂,流了多少委屈的泪水,一次次搀扶着父亲努力的站起来,一次次的鼓励他行走,向前。

那时,自己正处于青春期,有时被父亲无缘由的骂一顿,竟委屈的两天不搭理他。母亲总是语重心长的劝慰我,:你爸有病,这种病容易发脾气,他也是心里急,嫌自己年纪不大就得上这种病,拖累这个家。每次看着母亲眼眶湿,我的泪便也扑簌簌的往下落。我明白母亲的苦,父亲在,家就在,如果父亲倒下,整个家也便倾斜了。

将近二十年的时间,父亲病倒无数次,是母亲搀扶着父亲,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样,慢慢的教他站立,一步步行走,直到自己能踉跄着走路。

一二年秋,叶子还在恋着树的温暖,而母亲却终因肾衰竭,入院一个多月后病逝。我们痛不欲生的同时,直到母亲下葬,父亲都没有流一滴眼泪。我知道父亲不是铁石心肠,他是把泪藏在了心底。三个月后,母亲离开不足百天,父亲再一次犯病,而且相比母亲在世时更严重。

母亲走了,父亲的心便死了,倔强的他拒绝一切康复治疗,多少次念叨着要去找母亲……

今年春天,所有的阳光都升上枝头,所有的花儿都开出最美的容颜,就在那个最美的人间四月天,父亲却悄悄地去了,在沉睡了十几个日夜后就再也没有醒来。我想,父亲是习惯了母亲的支撑与依靠吧,这许多年来。没有了母亲的陪伴与相守子女的爱再浓也浸润不到心底的干涸。

父母这一生算不得多么幸福,日子里也没有海誓山盟的动人故事,只是默默的付出与给予,如母亲对父亲的关怀与照顾,细水流长,涓涓不息。忘记在哪听过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相守是最浪漫的情话。我想这就是父母爱情吧,不轰轰烈烈却细润绵长。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两个人走在一起,是缘分也是命运,终究要追着日子一路走来,风霜雨一起。浪漫的爱情谁都想拥有,而婚姻里的平凡相守却是最美味的面包。生活里没有对与错之分,如果太挑剔,太苛求付出与得到多少,那一定会与幸福背道而驰,偏离婚姻的坐标。

婚姻里,不需要多么浪漫的告白,也不需要多么甜蜜的情话,就这样相携相扶,相依相伴,默默前行,也是一种低到尘埃里的极致的爱。彼此搀扶,用心相守才能一起走更长的路,一起去看更美的风景,一如眼前的这对老夫妻,无形中已成为这个冬天最美的一道风景。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