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后面那片竹

作者: 余长江2016年11月28日来源: 西南商报精美散文

我爱竹,尤爱老屋后面那片竹。

春天里,万物勃发,花儿草儿无不浅薄地铺开快乐的网。竹却不愿炫春,犀牛角似的萌芽从草丛中迟迟地露出来,尖尖的笋蕤细得始不如草。突然一个早晨,它破土而出,一节一节地蝉脱外壳,几日便抽起老高。脱了笋衣的竹,翠得透明泛光,嫩得如水如苔。到了夏天,竹林间筛下一片响脆的蝉唱,堪比天籁。夏夜,打着手电到竹林里可以很轻易地捉到竹竿上蜕壳的蝉儿。后来念书时知悉,大画家郑板桥爱竹成癖,无竹不居,留下大量竹画和咏竹诗。大诗人苏东坡则留下“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名言,才知道竹在中国文人心目中有着如此高尚的地位。于是跑回来审视了一番我那绿竹掩映下的老屋,才发现它是堪与古人的“雅居”了。

秋天,竹林中落英缤纷。厚厚的竹叶,似一层色彩明丽的地毯,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响,迎合着你温柔的心跳。秋阳如画,涂满了落寞的天际,亦为竹林染上层层秋色,琉璃若诗。竹叶片片,柔柔地下坠,干净利落。不时,你会看到有鸡群在竹林埋头觅食,小狗小猫蜷缩在竹林中打着盹,即使有人前来,它们亦不惊不扰,依然顾我。偶尔,几声鸡鸣犬吠,便让这竹林涌起生动的波澜。

冬天的世界。我最喜欢的还是残雪挂枝头,那种美有一种凛冽的寒意,澡雪涤洗,人的心灵就不得不纯净下来。人,便少了俗气,多了雅气;便减一分小人心,增一分君子怀。

记得那艰苦岁月,竹子便成了我们家度过难关的救命稻草。春天,和煦的阳光温暖着大地,竹笋吮吸着大地丰腴的乳汁,争先恐后破土而出、突兀嶙峋地遍布整个竹林,有的像顽皮的孩子探头探脑!有的像放牛娃的眼睛黝黑得灵灵发光!这时,父亲就拿着锄头开始巡视竹林,看哪些竹笋歪头歪脑,过于稠密的,父亲就用锄头把它挖起,拿到离我家三公里的集镇上卖了,换些生活日用品。那些长得粗壮一点的竹子,父亲就把他们伐倒,小的枝条做成扫帚,大的竹子,经过父亲那双布满老茧的手,编成各种各样篾制的生活用品。那些竹制品卖出去,便能换取我们一家置办新衣和过年的所有开支了。为了这片竹林更好地繁衍,父亲还经常去竹林里清理一些杂草!尽管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他们有这片竹林为伴,父母过得充实而满足

最喜欢在竹林里听雨。故乡的竹雨细细的,柔柔的,雨丝均匀地洒在碧绿的竹叶上,密集晶莹的雨珠折射出珍珠般的光芒,一颗一颗坠落,渐渐地由一点一滴连成一辶沟挠晗撸褂曛械闹褚侗短硪环萸逵牡脑衔叮坏蔚斡曛檠刈沤诮诜绻牵囱挪月痰囊庠希饔匠銮Ч啪臁S甑牧槎槲掮午浚竦那逶希谇嵘幢∥砑淙缑稳缁茫耍灰徽笄岱缏庸宦魄逑愕钠⑵嗣娑矗钊顺磷聿灰选=ソサ胤绱罅似鹄矗σ遏嫒黄鹞瑁嗷ツΣ练⒊鲆恢肿匀磺崴煽炖值纳簦路鹗窍蚯宸缦虼蟮仄灯抵乱猓皇字窳痔辏谟曛衅显谛闹谐伞

僻静的晚上,不论有月无月,竹都给人温存的安抚。无月时,竹为一团朦胧,你可以不管墙根蝈蝈咕银咕银的低鸣,任平静充盈你空旷的胸怀。有月时,月给竹撒一层银灰,竹给大地投下斑驳的黝黑;黝黑的影子随风荡漾,恰如光跳动的音符。这时,一个人,坐于庭院之中,先是静静地听月,然后静静地听竹,最后便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声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