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

作者: 罗凌2016年11月30日来源: 西南商报精美散文

晚秋的清晨,桌上的云竹、凤尾竹、杜鹃花生机盎然地呼吸着。泡一杯红茶,暖意通贯全身,丝竹之乱耳,案牍之劳形,此时此刻,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没有一个季节像秋天一样,散发着浓郁的文艺气息。如果给春天以葱绿,夏天以浅蓝,冬天以纯白,属于秋天的颜色就是各种层次的驼色和墨绿色。整个中国文学史,就是一部抒情的历史。家国仇恨大情大我,统统用抒情润泽后浸入书眉,这是外国人比不了的。古人善悲秋,为后人留下诸多名篇,赋予了秋天无尽的诗意。他们深谙这个季节的血质,秋天关乎生命的终极意义,天问的哲思。唯有秋天可以让人静下心来,用定力对人生的长度、宽度、浓度进行淡化、延展、纵深。只有在这个季节,可以对自己做一次刻骨铭心的测算。秋天是静谧的,平和的,透着淡淡的忧伤与悲凉,再往前走,便是忠烈而萧索的冬。

人到中年,心似深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叫我们叔叔阿姨的多了,可以叫弟弟妹妹的少了,偶尔遇到几个阿哥阿姐,他们鼻翼两侧的法令纹、黯淡无光的额头、微微变形的身材、不再清脆的嗓音,无一不让我们清晰地辨识着再过几年的自己。不再想去KTV一类的场合,拿着麦克风唱年代痕迹明显的歌实在有点尴尬。年轻时看偶像剧总是进入角色浮想联翩,现在无论怎么看,角色和演员都隔着两层皮,观剧无非是打发时间。再成熟的年轻人都透着幼稚,和他们在一起时,一面暗暗羡慕他们的年龄,一面自我安慰他们也会老。无论怎样保养,眼睛里的沉淀骗不了人。拼搏精神逐渐消退。开始怀旧,关注养生与死亡。上老下小,左右牵绊,时常被一种身心俱疲、死去活来的感觉所淹没。

在走过青葱岁月经历了姹紫嫣红的灿烂,在彳亍于心的荒漠,领略过山长水阔的沧桑后,这个年龄回馈我们的,是深夜里舔舐伤口的沉潜,对经历的各种人事的反思。我们开始有意无意地删繁就简,剔除记忆现实中的杂草,不断清理朋友圈,推掉可有可无的应酬,让生活简单明了。好比写一篇文章,书写中如何详略得当,先要拟个提纲。面对诱惑,淡淡地挣扎一下,立马就能辨出利弊真伪。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答案了然于胸,再也不需要纠结、反悔。我们曾经那么渴望长大,为了给人留下成熟的印象,各种矫情,假老练,无病呻吟,为赋新词强说愁。当记忆终于有了重量,生命有了底色,蜕变成有故事的人后,回望几十年风雨兼程,才明白这个结果是用青春赌来的,代价,竟是如此昂贵。

秋天,贴地更近了。烈日滚烫而饱满,卯足了精气神照耀着大地,绿色一片一片被吞噬,淡淡的风夹带着几片枯叶,随风飞舞。空气洁净,干燥。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所有的秋天都是相似的。不同的是人的心境,这个充满变数的时代,大家已经习惯了被异化,绝少有人愿意停下来,伏下身子听一听秋虫的呢哝,大自然的声音。

喜欢中年,也喜欢晚秋的隆H绻松俏难В童年是歌谣,少年是诗歌,青年是散文,中年便是中篇,不长不短,有故事,有情节,草蛇灰线,伏脉于千里之外。如果人生是一场叙事,那童年是引子,少年是开篇,青年是中段,中年便是转承,启上承下,用悬念预告结果。如果人生是驻足的风景,那童年是一片云,少年是青草地,青年是湖光潋滟,中年便是宛转山河。

独立寒秋,品味中年。在如此文艺的季节里梳理心情,悲欣交集。最有价值的人生,莫过于驻扎在不显眼的角落,重塑自己的灵魂。最幸福的人生,莫过于知己一二,心意契合。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与家人一起康健安住,无憾于心。如果还能拥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过别处的生活,那人生的含金量是万足。

其余皆浮云。

最好的时光,是当下。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