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絮语

作者: 刘慧敏2016年12月07日来源: 张家口日报精美散文

烦热的喧嚣渐渐遁入了秋的宁静。低吟亦或浅唱,总能听到田间庄稼地里破响的声音。秋风像一个巡视的将军横扫田野,黍子、莜麦、向日葵,还有那高昂着头的玉米、高粱等都像一个个精神饱满的战士一样,在秋色里站好它们最后的一班岗……远处的地平线被划出的裂口,那是岁月在摇曳。田野在秋风的一遍遍抚摸下日渐泛黄苍茫,又在风的垭口上,呼唤着迟归的暮色。

秋色渐渐像钻石的光辉流淌在水里,轻歌曼舞,柔肠百转,那亦是金秋壶流河舒爽的笑声与曼妙的舞姿。微风从塞外一路款款而来,脚步踏入家乡深绿泛彩的地头,用手中的浓墨漂染了老家莜麦嫩绿的穗尖,也漂染了壶流河畔玉米的长发。不觉间秋已到中年,不再是萌芽初绿或繁花锦簇的季节了。田野地头坠满了金秋的果实,壶流河以天空的形式,夜夜清歌,鱼儿吐着晶莹的珠泡,青蛙衷情如此的晶莹,一次次为之跳跃。它用沉淀了三季浑厚的中音,怀念夏季,唱响秋的恋歌。

穿过静谧沉默的垅头,漫步浓郁的阴,我分明听到一滴滴流淌在斑驳叶脉上心碎的声音,似一首离歌,低婉、忧伤、悠远而又沉痛。那古朴满脸沧桑的树干,以纯真的拥抱缠绵在秋季,满脸散发着幸福的酣睡。

叶子从母亲日渐消瘦而单薄的怀抱慢慢飘去,快乐着随风的缠绵舞蹈、旋转,最后嫁入殷实的大地,而母亲的枝头却流着依依不舍的失落与哀伤。它在秋风中成熟起来,跑过欢笑、跑过繁华、跑过沼泽、跑过幸福、跑过凋谢甚至跑过这个季节最为光彩的时光

无论已怎样的形式,怎样的姿态迎接,终究落叶归根———赏尽一路繁华、一路风雨、一路尘土、终将带着所有的积蓄融化在大地宽厚的怀里,而一张张果实的笑脸躺在了农人朴实的掌中。

那些褪尽翠绿沉默寡言而又厚重满载乡亲们一年希望的果实,堆积在简朴而又幸福的农家院落,笑容堆满乡亲们的脸颊,那一道道岁月的痕,在额头舒展。丰收的喜悦弥漫在田间地头,弥漫在农家小院,弥漫在屋内昏黄的灯光中,那些谷黍瓜豆因了秋的哺育而成熟、浓郁而暗香盈袖。丰收会为乡亲们折叠成四季殷实的依靠,会为来年的此时此季描摹更为美好的景象。走出秋季,希望满载着辛劳的汗水,滴入壶流河粼粼的波光中,流经土地的每一寸肌肤。

父亲们眼中古老的“虚荣”是文明的标杆,简单、真实而又丰盈,他们希望秋季的丰收能换来儿子满身的书香气息,光耀祖先门楣,那是父亲们今生最大最理想的果实,也是他们最殷实的丰收。

我依然守候着对故土和乡亲的眷恋,依然想着儿时父亲辛劳耕种希望的情景,想着母亲站在季节的风口,在每一个清晨或傍晚,眺望父亲劳作一天后仍然笑意盈盈的回家……

现在,住在小城的我,只有借季节把思念传递。秋风乍起,思念紧随,就如时光煮雨,轻卷着帘栊,敲击心底的驿动,回眸里,总有那么一段光阴,润泽着记忆的扉页,任思念长出皱着,洇开那濡湿的脑海,剪下一段思念,研就一池墨香,写意成故乡的模样,在秋风里飘落,相思的旋律,萦绕我一路平仄的印记,碎捻含香,点染这一季的诗章。

壶流河依然静静地流淌,它背负着乡亲们的重托,它在秋日里依就静谧无声,安详而宁静,让我在秋到中年时还能感到她的清纯与淡雅,素洁与安详,亦能感受到乡亲们收获的喜悦和笑声……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