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涵养读书之气

    北宋苏轼在《和董传留别》中写道:腹有诗书气自华。这里的气指的就是人的气质,也是每个人表于外的精神气色。苏轼把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表现强调在人的精气神上,从一个侧...

  • 幽兰

    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孔子微微颔首,坐在那里,不需为其宣扬什么,他的一身正气便浩然于天地之间,留给世人追寻。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此语让我...

  • 心灵

    心灵有时像一只金色的鸟儿,翻动着轻盈的翅膀,想到遥远的天空去翱翔。来到辽阔的森林,落在高高的树枝上,随着微风轻轻晃荡。飞到蔚蓝的大海上,与自由的海鸥追逐盘桓,听...

  • 咸菜

    一年四季,五冬六夏,我们家的小小院落里,有一口大咸菜缸。 这口大咸菜缸,坐落在东间窗下。从东间炕上朝外望去,透过纸糊的棂子窗,可以看见,除了一口大咸菜缸,还有一...

  • 掰包谷

    暑假里,在城里的空调房安静度假,但只要父亲一句回来掰包谷,我便马不停蹄地携妻带女赶回老家,参与到农村掰包谷队伍中。 这里所说的掰包谷,严格意义上讲是掰老包谷,就...

  • 收小麦

    那一年五月,我刚十八岁,上山下乡运动把我送到了农村。陕西的五月底到六月初,是夏收最关键的时段,农民称为龙口夺食。我恰好赶上了夏收。我到村里的头几天,生产队长让我...

  • 让微笑成为一种习惯

    微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表情,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说过:在这世界上,除了阳光、空气、水和笑容,我们还需要什么呢?微笑于我们,就像是阳光、空气和...

  • 心灵的地平线

    在冬天,研究生命的意义别有一番趣味。总是有一些植物在冬天凋零。冻僵的肢体,扭曲的面孔以及萎缩的灵魂,宛若生命的晚年。可是,生命在冬天也会显像出灿烂,一场大雪,覆...

  • 抛瓦

    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十多年前,人们盖房子,多用瓦片封顶,有红瓦,也有灰瓦,这两种瓦片都是用黏土烧制出来的。 在农村,盖房子可谓是一件最隆重的事情了,下屋基要...

  • 记忆里的年货

    办年货是过春节的传统习俗,腊八节一过,咸鱼、酱肉、香肠开始挂上了家家户户的阳台,年味也渐渐浓了起来。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穷,记得有一年腊月二十八,外面下着很大的...

  • 人文清香东渡寺

    凡事都有因和果。佛缘,也是来自一场人生的劫难。在我用尽全力也无法走出绝望时,朋友让我认识了佛。从此,我知道了因缘果报、三世轮回,知道了宽容别人也是善待自己。从此...

  • 不与时光计较

    不与时光计较,是一种优雅的姿态。而生活中,我们太多的人总是纠缠在岁月流逝、人生渐老的烦恼中,不能正视自己,正视现实。 我身边有位大姐,年过五十,穿衣打扮却总是带...

  • 扶门

    刚去美国的时候,我觉得那儿的人好像都特别绅士,我还没走到门前,就有人面带微笑帮我开门。慢慢的我发现,凡是公共场合有门的地方,总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走在前面的人,推...

  • 竹露洗心

    许多的时候,喜欢上一样东西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就像我偏爱竹叶清茶一样。没有大红袍的珍稀,也没有铁观音的名贵,鲜嫩的竹叶经过简单的烘焙,虽说蓬松得一如杂草,但它始...

  • 有一种力量

    有一种力量,它轻易就能打动你的心,在我们的生命中,它无处不在,却像光阴一样难以捕捉,总在不经意时出现在你我面前,让我们泪流满面无法自抑。 它的身上总是贴着各种各...

  • 停下脚步,等等灵魂

    据说非洲的土着人有个传统:如果连续三天赶路,第四天就必须停下来休息一天,以免我们的灵魂赶不上我们的脚步。 曾几何时,我们为了生活,为了工作马不停蹄,终日奔波,身...

  • 时光与心愿

    时光是条河,年轻人站在此岸,隔河而望,永远也看不透对岸的老人莫道桑榆晚,老人有心愿。 一直以来,捡瓶子的老人是作为一种苍凉意象,牢固地留驻于我心。 认识这样一位老...

  • 一瞬有多长

    小时候,我经常问妈妈:妈妈,一瞬有多长呢?用时间来计算有多久,还是用直尺来度量有多长呢?妈妈亲切地对我说:傻孩子,一瞬是摸不到的,只能感觉到。它不可测量,一段时...

  • 若心中有风景

    人生匆忙而过,沿途的风光亦是迅即后退。你所能长久拥有的只是一片心灵的庄园,风景亦在这里 一个人,若心中有风景,到哪都是他的桃花源。 有一年,组团去敦煌旅游,夜里因...

  • 一转身,我们已长大

    童稚时,期盼快快长大,谁知一转身,年华已逝,单纯不再,我们已枝繁叶茂地铺展开来。 我们再也不是那个在餐桌上一定能吃到鸡腿的人了,朋友圈里谈的都是孩子的话题,陌生...

  • 生命的刻度

    给时间以刻度,还生命以年轮,活在当下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日晷、钟表发明之前,昼夜变化便是时间的自然刻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的作息...

  • 此去经年

    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最伟大,我会斩钉截铁地说时间,是时间创造了历史,成就了英雄,见证了奇迹;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最卑微,我也会毫无犹豫地回答时间,总有世人为了获得毫无价...

  • 一滴水一个梦

    水,是有梦想的生命,从云端滴落那一刻起,心中满是对大海的眷恋,就算落入干涸的沙漠也是无怨无悔,因为在水的世界里生命永无止境! 一滴水一个生命,一滴水一个信念,一...

  • 浓浓糍粑情

    每年腊月,日子变得异常缓慢,耳际总是响起此起彼伏的打糍粑吆喝声,如同弹起一首岁月悠悠的思乡曲,引着我的思绪回到那炊烟袅袅、流水潺潺、阡陌相连、鸡犬相闻的儿时故乡...

  • 故乡腊月

    我的故乡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沟,每逢腊月,远近的房舍如同蒙上了面纱,在朦胧的光线中,太阳喷薄出无限生机,将隐没在山间的一个个村落显露出来,使得整个山乡沉静在一片寂静...

  • 三代人的荠菜情

    在我老家那儿,每到春天,家家都有吃荠菜的传统。因为我们那儿人看来,春天的荠菜,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棵肥叶嫩,吃入口中,会有清淡舒适的美感。因此,荠菜成了我家三代人...

  • 香椿的气质

    香椿的味道最有特点,喜欢的人都说,香椿的香味浓郁芬芳而且独特,是世间无可替代的美味。不喜欢的人认为香椿的味道实在是怪,怪得人忍受不了,即使只吃一口,那味道留在嘴...

  • 一把古典的伞

    在莲花开放的季节里,我去了安徽,那里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宏村。 进了大门便是南湖,好一派江南风光。古朴的皖南民居整齐地排成一排,粉墙黛瓦,火红的灯笼高高挂在门上,拱...

  • 母亲做元宵

    我小时候每年刚过完年,镇上就有卖元宵的,而且是现做现卖。元宵也就是每年的这几天吃一回,所以买的人不少,常常排很长的队。有一年,因为家里过年来往的亲戚多,母亲到正...

  • 好雨知时节

    近几日天气一直不好,黄沙土雾,整个世界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勤快的农人蹲在地埂子上,望着干旱的土地,诅咒着苍天的冷酷无情,心中的焦躁随着一口又一口呛人的浓烟吐...

  • 袁崇焕

    将充帅位之后果和政治定荣辱 袁崇焕是个小将之才,在明暮群将陨落之后,这个投笔从戎有些智慧的小将一战成名而被委以帅职。其后果是提前结束了大明王朝。 萨尔浒战役惨败后...

  • 小青如何智斗法海

    小时候,有一部神剧《新白娘子传奇》,完美演绎了《白蛇传》的故事,年幼的我,总在傻傻地想,当白娘子被压在雷锋塔下,小青回到山上清修,练成飞刀来报仇,怎么就没救姐姐...

  • 妙手抒胸臆,丹青皆芳菲

    典雅、清新、高古是高涛画作给人视觉的第一冲击力。这些元素也是中国画最原始的基本特色。俗语云:书画如其人,文章如其心。事实上各类体裁的艺术作品其精妙之处都是相通的...

  • 深吻脚下方寸“土”,“走”出晴空万丈虹

    芦苇其文,我一直不敢冒然做评。自知才疏学浅,唯有默默关注、细细品味。然近日一梦初醒,头脑中竟闪现出了这个小眼贼眉,脸庞浑圆的家伙。不禁微微一笑,知道是时间到了。...

  • 忍者

    这个愚蠢的家伙低着头,只是在想。像是要想透他所有的可怜、可悲和可耻。汽车在公路上行驶得很快。一个个挺立着的柳树都飞一般的闪过去。 前排座位的青年男女不时矫情地调...

  • 独步逍遥浑是胆,把酒煮字醉红颜

    老李不老,三十多岁。身材娇小,却豪气冲天。是我的女文友中十分侠义的女子。耿直洒脱、热情热心、善良慈善。因姓李又毫不谦虚,常以老李自居,故其名便扎根心底,开枝散叶...

  • 坑灰已冷话“伏生”

    对于历史上的秦始皇和他的焚书坑儒,二千多年来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同时期和年代以及不同立场和观点的人们对于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总是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这些答案为...

  • 游走到胡同口的时候,大街上忽然热闹起来;车送我来,从寂寞如寺的办公室走出来,来这个叫大栅栏的地方,找一位民间摄影家。摄影家的样子想必就是多年前的膀爷,在天安门附...

  • 得失寸心知

    《枣舍心语》是胡忠伟转增的散文集。作者郑智贤,愚某并不认识,故没有必要拔高或诋毁的必要,实话实说而已。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悦读此书,不由得想起杜甫的诗句,遂...

  • 正说喝酒

    近日有病,医嘱要戒酒。猛然想起酒与人的一生紧密相连。到自己现在戒酒时,不知不觉已有30多年的酒龄了。依稀记得,当初喝酒时,大约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那时农村民风淳...

  • 读黄帝内经

    近日,买了本《黄帝内经》认真地读了起来,深感博大精深。先看看专家的介绍: 黄帝内经成编於战国时期,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中医理论专着。总结了春秋至战国时期的医疗经验和...

  • 有感于“国人诗性未死”

    窃以为本题应由翰林院那帮长老暂停会议三个月并以吃龙虾的力气进行大力研讨后汇整出250万字的调研报告才是,本斋主才疏学浅,不应僭越。但有闻写文章一如拉屎,急了就只能...

  • 丰碑

    2012年12月31日,一个特殊的日子,悲伤的日子,这一天,我的一个老师,一个朋友,甚至,一个亲人,因为突发性脑溢血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天深夜,我躺在三亚汇融海景酒店的床...

  • 中国火车票的“菜市场”正在形成

    又到了春运抢票白热化的时间,经常是网上刚一出票,票就被一抢而空。另一方面,各大旅游中介网站也是一种购票途径,一些企业为返乡工人团体办理车票也解决了不少人的困难。...

  • 端正对历史与当代社会关系的认识

    共产党员,不能用普通群众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特别是在政治领域。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刚刚过去。战争之所以能取得胜利,人民军队的抗日宣传,言行...

  • 曹老先生的不朽信仰

    虽然早在多年前,曹老先生已经荣获了由中央文明办评选出的中国好人的荣誉称号,但是这些年来,老先生并没有丝毫放慢在社会上宣传传统文化的步伐,依然会去一些校园、监狱,...

  • 蹲读的姿态

    生活是大书,到处是文章,有容易读懂的,也有不容易读懂的。我在为人子、为人父后,遇到两篇难读的文字,一篇是孩子,一篇是父母。 真糟糕!原本两章难读的文字,今儿又碰...

  • 文哲不分家——浅谈史铁生与周国平

    我开始读史铁生大概是在高一语文课学他的那篇《合欢树》的时候。很早以前我就往电子书里放了《我与地坛》,却一直都没有看,直到上语文课被《合欢树》感动到热泪盈眶,才把...

  • 欣赏《生命列车》

    配乐哲理散文《生命列车》太优美了,它那精彩的文字、高超的朗读、绝美的配乐,娓娓叙说着生命的全过程,把生命演绎成在搭乘一辆奔驰的列车,呼啸而来,奔腾而去,向着未来...

  • 牛大叔的“再就业”

    牛大叔走进门,见闺女惠姝正在收拾东西,低低的问了一句:去看宇鑫? 嗯,马上就要高考了,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我这段得抽空多去陪陪他!惠姝开始往兜里装东西。 牛大叔沿...

  • 永不枯竭的精神给养

    《平凡的世界》这部鸿篇巨着我读过三遍,不同时期阅读这本书会有不同的感悟,不同的收获。《平凡的世界》是一部不朽的现实主义力作,具有穿越时空的超强生命力,是八十年代...

  • 心之牾

    一种习性,何时沿袭,语焉不详。每每临济一周最后几天,我心就似被君临一切所覆盖般,难有片刻的清欢。因为一般的日子我都是遵行着夜宿晓行的正常规律,清风淡雨地行使着属...

  • 初读吕思勉《中国通史》

    去年还是前年,买了本吕思勉著的《中国通史》,一直未顾上翻阅,昨天才从书柜中取出,细细阅读了几页。感觉大家的著作就是有它的特别之处。内容,因为才刚开头,暂时还说不...

  • 村前的古井

    山下村南围村口的古井,靠近晒谷场,井的边缘和覆盖面都是用鹅卵石结成的。这井的井水清甜,夏日忙碌归来,就直接在井打一桶水,用手兜着牛饮。 细表哥每年帮我家农忙时,...

  • 西塘人文耕读小镇

    通过文学、读书会与小鹰哥结缘,再认识长润火龙果的骆先生,继而认识牛屎狂奔他竟然也是姓骆的。骆兄比较特别,精干而不失底蕴,身边有几个来自广州关心古村落和生态繁衍的...

  • 余江历史名人:明朝文学家邓志谟

    邓志谟是明代重要的通俗小说家和民间文学家,大概生活在神宗万历年间。字景南,号竹溪散人,又作竹溪散生、竹溪风月主人,亦号百拙生;着作署名有邓志谟、邓景南、邓竹溪散...

  • 八戒喝醉酒后有多猖狂

    八戒的好色是出了名的,不过以前似乎更好色。这里说的以前,是指没有贬谪到人间之前。那时候,八戒还是着名的天蓬元帅,在天庭里敕管天河,手下有十万天兵天将,厉害是有的...

  • 一个王朝的挽幛

    一 一笔长横是风。一笔斜点是雨。一笔卧钩是泪。 1898年7月8日这一天,整个江南山景就如同一幅黑白相间的书法作品,被开除公职、遣送回乡后去祭祖的翁同龢,就一路悲伤地向...

  • 好的文字

    香港作家陶杰写过一篇短文,《蠢乱之源》,抨击了五四以来的白话文。 因为五四,中国语文从此走上魔道,代替文言的白话文,巴金、鲁迅、朱自清,不是平庸,就是沙石累赘之...

  • 春日采风随想

    因着编撰《昔阳古文译注》的缘故,我对本县的乡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着胡适之先生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之十字真言,一年来,四处查询资料,到处求教方家,只为译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