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家

    每次回老家,在挥别日益苍老的老母亲,翻过门前的小土丘后,我都会一个人静静站一会儿,默默地环视一下或清晨或夕阳中的故乡,带着不舍与感伤,踏上返商的旅途。 经过童年...

  • 最美的身影

    感恩的话语太多太多,关于妈妈的文章也太多太多。也许有人认为我再写感恩母亲已经是过时的作文。我却认为感恩母亲是天经地义的,是永不过时的,因为母亲的确是我们人生中最...

  • 老屋,父亲和我

    1 睡回了老屋的土炕,一头是父亲,一头是我。 炕烧得热,暖暖的。父亲似睡非睡却喘息,时不时动着。 夜静,墙壁上的钟声倒显声大。灯泡在上空明亮着,房子里并不整洁,父亲...

  • 春天 奶奶讲故事的季节

    当百花争艳风和日暖的这个季节到来时,谁都会文邹诌说一句春光。可在奶奶时代把这个季节说成春荒。因为奶奶要为一家人的每日三餐的下锅米,不时的瞅米缸。其实,那时,哪有...

  • 拜见恩师

    从丹凤师范毕业已经三十六年了,许多老师未曾见过面,有的已经驾鹤仙逝,成了一辈子遗憾。我的第一任班主任张发友老师也是踏出校门一直没拜访过。几回回梦里见到他,还是那...

  • 吃肉

    母亲吃斋念佛,从不吃肉,但看见别人吃肉,却总是耸着鼻子吸纳肉香,而看见儿子吃肉是她最惬意的享受。 1963年困难时期,饥饿坚定不移地给全国人民统一减肥。我那时腿细头...

  • 难忘的知青岁月

    1976年3月17日,刚满十八岁的我高中毕业两个月之后,被统一安置到镇安县原结子公社太平二队知青点插队。当时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至少在我们镇安县,大部分都是中学生。那...

  • 祖屋

    我一直不敢动笔,对这个承载了四辈人的屋子,心存敬畏。那双目失明的老祖母,在文革中做过贫协主席的祖父,初小文化当兵复原后做了三十年烧砖工人的父亲和一直奔波在苦累生...

  • 今又端午

    不知不觉,又快到一年的端午节了。清晨,女儿在家对我说,妈妈,这周老师布置了一篇写端午节的作文,我不知咋写呀?。面对刚上初中的女儿,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对她说好。因为...

  • 眼神

    街头的一瞥那是一个严寒的冬天,我百无聊赖的抱怨着街上拥挤的车流,一个人在山阳县城街道上走着,突然背后有人猛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到一边,一辆摩托车擦身而过,险些儿要...

  • 女儿是妈妈最好的药

    身体娇小,却养育六个儿女长大成人,热心助人,又显得有些固执,这就是我的妈妈,今年刚七十岁,由于常年的劳作,现在是一身病痛。我自从十六岁外出上学,除放假过节爸妈生...

  • 师生情谊似海深

    我的老师巩正育是丹凤县巩家湾人,原名正禹,为立志忠诚党的教育事业,改名正育。1963年,从陕西师大毕业分配到安康五中(现安康市汉滨区流水中学)从教,任我们初六五级班...

  • 满坡架岭捡柴火

    在那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特殊年月里,就连人们烧的柴火也成了一个让人十分头疼的事情,关键是坡上的树木都是集体的,就连田间地头的柿树、漆树、核桃树,也都姓了公。等每年...

  • 家的味道

    家的味道是妈妈亲手做的菜肴,香气飘散我那儿时的路,粗茶淡饭伴我长大,让我更能懂得生活的艰辛庞龙的这首《家的味道》,总是勾起我深深的想念。远离父母的我,总喜欢《家...

  • 一根结满老茧的线

    一 我贪恋的,吮吸着槐花的芳香,仰望着无忧的蓝天。 沿着翠柳轻扬的曲径,清晨的露珠擦亮了疲倦的眼。绿,像一杯清明茶,释解了我困倦的步伐。 看那一垄垄滴绿的麦苗,摇...

  • 记住那一身身汗水

    我的老家在商州山区,祖祖辈辈跟土地打交道。汗水摔八瓣的日子过久了,头顶上的蓝天像蓝绸布一样也不会增加庄稼汉的好心情,南山上的红叶火烧一样也不会高兴得庄稼人连地都...

  • 莲湖

    经过鄙人三十余年潜心研究,以身试活,商州,终归不会成为一座浪漫的城市,班班可考,车房为鉴。但万幸,有一面浪漫的湖。 鄙人生于商州,嗷嗷待哺于莲湖边,新陈代谢于莲...

  • 诗意乡愁

    闲来无事,整理旧作,一首打油词《忆江南春冬骑牯牛》再次映入眼帘:红白牯,可爱好骑么?得意梦中横短笛,临风田里踏嘉禾。忘饭乐呵呵。词虽稚嫩蹩足,其背后却大有诗意。...

  • 家在寺耳

    出县城,到庵沟口,至闫河桥,分两路,左边为石坡、巡检,右边便是寺耳、陈耳。寺耳,是家,尽管不常回。 又是端午,飘起的粽子香和艾草香便一阵阵地在街道、在小区扑鼻,...

  • 旧思物情

    老家的土房子里,有几样旧物件,几十年的搁置依然保存完好,只是被落上了一层厚厚的的灰尘,灰不溜秋。一日回家,触及旧物,端详良久,泪如泉涌,居然伤感起来。于是,写下...

  • 一路向南

    故乡在丹江南岸,像一位瘦弱的婴儿,静卧在流岭厚重的襁褓中。 故乡的历史悠长久远,方志具名,是为普陀村。大概因受普陀山影响,兼有佛教之意味,文革中被更名为五花村,...

  • 记忆深处的草鞋耙子

    小时候,父亲是村上编草鞋的老把式,如遇下雨天,他便会找来稻草、破布条及草鞋耙子编草鞋。后来,待我稍微长大点,他就把这门手艺传给了我。按父亲的话说,庄稼汉人学会了...

  • 我在乡村长大

    在年过而立和母亲去世之后,我十分喜欢回故乡去走走,虽然乡村再也没有了年少时的生机和热闹,却依旧还有骨子里都泛溢着土香味道的亲切。于是,我就庆幸自己是个乡村农民的...

  • 回不去的家

    这个夏天,母亲在她83岁生日后的10天,踉踉跄跄地走完了她艰辛而匆忙的一生,与阔别了43载的父亲团聚。 在这熙熙攘攘、灯红酒绿的人间,我成了一个没有妈疼的孩子,一个无...

  • 美驻巡检

    近来常常有机会到农村去,去的最多的地方,便是巡检。 古镇巡检,此时正以盛夏里独有的激情和活力,散发着光彩夺目的光环,释放着让人抵挡不住的诱惑。 倘若隔几天不去,便...

  • 棣花遗落古道的一帘幽梦

    二三十年前,在丹凤腹地商镇,有这样一种说法:有女不嫁上乡。这里的上乡主要指商镇西边的棣花。不嫁上乡的原因大致有两点,一是上乡人皮薄,行人情搭份子礼轻、吝啬。二是...

  • 中秋

    农历八月十五是我国传统的中秋节,也是我国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传统节日。八月十五恰在秋季的中间,故称中秋节。我国古代历法把处在秋季中间的八月称仲秋,所以也叫仲秋节。...

  • 背着月亮回故乡

    虽然秋收秋近,乡野里瓜果飘香,田地里稻黄谷熟,但人们仍承袭传统,隆重地迎接着中秋节的到来。乡人将中秋节叫八月节,不仅因为这个节日处在阴历八月,更因为八于土地上辛...

  • 故乡的中秋

    中秋就快到了,这些日子,小城里的大街小巷洋溢着一种节日即将到来的喜庆。每每走上街道,都能看见各种做工精致的大红灯笼,在超市与商店的显眼处,都堆满了各式美观别致的...

  • 难忘炊烟

    城南有个小村庄,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在那儿生活了20年,后来参加工作去了县城。无论岁月怎么更替,那儿的记忆却永远挥之不去。那时的我们都相信:有炊烟就有快乐的生活,...

  • 故乡三岔河

    鹤城西南方向60华里处的三岔河,因泥峪河、康家河、油磨河三条河流交汇呈Y字型而得名。由于植被、水质、空气、风景俱佳,被商州区政府确定为重点建设旅游景区和丹江旅游走...

  • 疼到骨子里的往事

    过完年,山村的日子依旧清贫寒酸。春天如约而至,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了。时令就像精明的邻家大嫂一样,一年到头三百六十天,哪一天该穿啥样的衣裳,什么时候该是咋样的装扮...

  • 那年秋夜雨

    秋夜,寒意袭人。雨,落进檐沟,噗嗒噗嗒,像一位沧桑的耄耋老人在讲述一个冗长的故事,期期艾艾,没完没了山野里的风从窗格子钻进来,窗台上的煤油灯芯忽明忽暗,摇曳不定...

  • 尘封的感动

    过了知天命,好静不好动,那儿有个稀奇古怪呀,或是明星演出、球类比赛之类的活动,朋友把票送到家,我也懒得去,原本就不是追星族,也到了不爱凑热闹的岁数了。过去看戏看...

  • 红薯以及红薯

    公元1593年,一位在菲律宾做生意的福建人陈振龙,冒着风险把一种被西班牙殖民当局严禁出境的植物秧苗绞于缆绳,秘密带回国内。从此中国有了一种耐瘠薄且高产美味的宝贝。闽...

  • 冬天的温暖

    季节更替,花开花落,说话间转眼到冬天。 国庆节的时候穿着短袖也嫌热,去了一趟西安到处都是炽热的牢骚,感觉竟比夏天还要热烈。月半,一场雨过后,冬装上阵,路上的树叶...

  • 乡情与感恩

    自从十九岁那年夏末初秋的那个阳光充斥的下午,背着书包出村离乡到西安城里求学之后的整整六年里,我常常往返于农村和城市。在城里求学和农村劳动这两个不同的生活环境中,...

  • 秋深又见柿子红

    下班后,我穿过一条又窄又长的巷子,巷子静谧而幽深,我轻缓脚步,尽量不让它发出响声。巷子的上空,横斜着一两枝繁密的柿子,在秋日午后的阳光里柔和地闪烁着,我久久地注...

  • 三棵树梁

    在我们村,有一座山叫三棵树梁。 父亲过世后就葬在这个叫三棵树梁的地方。 小的时候,赤着双脚在那里跑来跑去,挖过野菜,拔过牛草,也给犁地的父亲送过饭和水。从家到三棵...

  • 冬天的事

    我要写一写我生活的那个名叫麻地湾的村子,被大雪一篇篇翻动的往事。 村口雪白的鸽子,最终还是和这一被来自秦岭大山的积雪,混成了一片。除了它们灵动的脑袋在滑动,圆滚...

  • 柿树情怀

    在高楼林立里竟然有这么棵柿树,它伟岸、秀美、挺拔、玉树临风。 每日我迎着朝阳,走近它,仰望它,从积雪堆积,到长出星星点点翠绿的苞蕾,到它一直站在春光里。春天的美...

  • 落满雪花的小路

    记得十七岁那年,我正在古城中学读高二,有一天,父亲突然到学校看我,跟我说他把我的非农业户口问题解决了,我高中毕业后可以招工到他现在的单位去上班。那是一九九零年,...

  • 冬至

    夜,黑漆漆的,近处的树、远处的山都看不见了,一切都被黑夜吞噬掉了。 他独自一人顺着河道低一脚高一脚的慌忙行走着,脚下不时传来冰块的碎裂声。脚,已经冻的失去了知觉...

  • 我的修理工丈夫

    当你家的水龙头坏了,水管漏水,你首先找谁?在我家,你猜,我找谁?当然是我的丈夫了。 暑假的一天,我从外面逛街回家,热得满头大汗,就去洗澡间冲澡。开始水有点冷,一...

  • 过年

    快过年了,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仿佛像缕缕春风轻轻地温暖着人们的心田,喜悦写在脸上,温馨幸福的感觉溢满了每个人的心头。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是亿万人发自肺腑的心...

  • 年是一把远古鸣琴

    年是一把远古鸣琴,我们的祖先曾手把手,将这把珍贵的鸣琴擦拭,调弦正音,抚弄弹奏,弹奏出纯正特有的中国旋律。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年的鞭炮声中念念叨叨远去。一辈辈...

  • 寒风中,伫立着我的母亲

    看着都市里的商场开始卖起年货,街头开始挂起灯笼,我的心瞬间就飞回了乡下老家,好像已经看到满头银发的母亲,早早的伫立在村口的寒风中迎接我呢。 快二十年了,这样的情...

  • 佳节最忆茶

    春节,除了吃就是喝。不论是欢聚时的热闹,还是独处时的清静,茶,都是最好的陪伴。年初一午饭后约几个朋友爬龟山,山下行人络绎,几处卖香表纸烛的摊点生意火爆,忽听有人...

  • 那暖暖的一声脆响

    初冬的夜,寂静而微冷。我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刚到小区门口,一股爆米花的香味扑鼻而来,记忆的闸门顿时被这暖暖的味道打开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冬天,我都急切的盼...

  • 倒流的光阴

    从小学到大学,我最喜欢的读书阶段,还是就读于户垣中学的初中。在秦岭之南,这个名叫山阳户垣镇的小镇,户垣中学对我的影响,太深了,深得就像我们那里赛鹤岭上常年覆盖的...

  • 送穷神

    丁酉年正月初六早上,儿子买回来一把新筷子,对我说:妈,把旧筷子扔掉吧,今天送穷神。我口里应着,随手拿出旧筷子,左看右看就是舍不得扔掉,勉强找出3根,对儿子说:就...

  • 清明节回老家

    正月离开老家到现在时间并不长,但我很思念老家,几回回梦里相见。清明节放假,我迫不及待地赶回老家。 清明时节的老家是混合着发青的树芽子和淡淡青草味的老家。樱桃、叉...

  • 父亲的菜地

    门前有一块空地,原本我修房之后留作院子的,因为一直没有作水泥硬化,空地上和地边就慢慢地长了草。父亲退休后住在老家我弟弟的屋里,和我屋隔着一条窄窄的土路,还有我家...

  • 享受孤独

    酒会散场,大家相互道别,朋友见我喝的有点高便硬要送我回家,可我虚荣心作祟,怕被别人笑话,所以我假装清醒并盛气凌人地告诉大家,我没事,不用送,谁送我就跟谁急。大家...

  • 听雨

    许是父亲去了,许是年岁增了,我对母亲的依恋似乎又回到了孩提时代。我习惯斜倚在父亲曾坐过的那把竹椅上看母亲侍弄花草,听她絮絮叨叨些山乡旧事。 母亲是洛南县人,喝着...

  • 母亲的夙愿

    超儿,今年清明节咱们去一趟中条山祭奠一下那儿的烈士们!母亲对我说。我知道这是母亲多年来的夙愿。 母亲的老家在丹凤县商镇街道,即现在的商镇政府斜对面。外曾祖父有两...

  • 泡桐情缘

    午后得暇,仰卧沙发沐浴春日暖阳,才发现窗外那棵从不被太阳亲近的泡桐树已经开出了紫白色的花朵。倏然想起时节已近清明,是该回故乡看看那片伴我长大又陪母亲长眠的泡桐林...

  • 冷暖庾岭

    阳历四月下旬,行走在丹凤县最北部庾岭镇龙骨岩村的沟沟垴垴,迎面而来的除了那迟到的、勃发的春意,还有那挡不住的寒意。小路旁,山坡上,渠沟边,农舍前,野桃花、仙桃花...

  • 悠悠艾草香

    清明插柳,端午插艾,又是一年端午节。走在小城的大街小巷,能闻到忽远忽近的艾草香。 这弥漫的清冽香味,勾起了我许多童年美好的回忆。我的家乡,艾草就长在房前屋后的边...

  • 金钱河的石头

    金钱河贯穿山阳大地,养育着金钱河畔的人民。 春夏秋冬,她陪伴着人们一起播种,一起收获;四季更替,她用宽广的胸怀包容养育着人们。漫步在金钱河畔,不同的季节给人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