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民父亲

    父亲去世后,家里的责任田没人经管了。长庄稼的一等地让给四邻耕种着,边边拉拉的瘠薄地就荒芜了。每次看见荒草糟践的地块,我的心里像针扎一样,说不出来地难受。 父亲在...

  • 感恩父爱

    父亲70多岁了,头发、胡子全白了。他身患老慢支,老年性耳聋,体弱多病,尽管如此,还劳作不辍,时间一长,积劳成疾,他背也驼了,步履也蹒跚了。 记得我5岁的时候患过一次...

  • 外婆

    又到一年清明时。在纷纷细雨中,在路旁的落英缤纷中,惊觉外婆竟然已经去世10多年了。真是好久呀,久到我甚至记不清楚外婆的容貌了。 外婆总是嘴角上扬微笑着,齐耳短发梳...

  • 母亲的身影

    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母亲的身影常显现于我的脑海,声音常回响于我的耳畔。多少次梦见母亲慈祥的面孔,换来的是梦醒后泪湿枕巾。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但我却无...

  • 大山一样的父爱

    在我不到三岁时,由于家里是典型的一头沉。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父亲把我带进城里留在身边。姐姐,妹妹则留在乡下和母亲一起生活。就这样我成了半个城里娃,父亲的同事给我...

  • 外婆家的那山那水

    世上的山千座万座,水千条万条,唯独那座山,那条水,有我割不断扯不开的情怀,以及太多美好的记忆和怀念,那就是通往外婆家的这座山和这条水。 从记事起,每年我们都要翻...

  • 父亲的包谷酒

    父亲弯着腰,挥舞着大镰刀,把一大片麦子放倒后,青乎乎的包谷苗儿就出来了。 我们老家是高寒山区,包谷种的早,麦子开始灌浆就在麦林里点包谷,麦子一割,包谷就尺把高了...

  • 当爸爸老成了孩子

    父亲干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赋闲在家;妈妈也是教师,还在镇上教书。不知为啥,老父亲前一阵儿脾气有点变了。 前不久,我出差,走得匆忙,来不及在冰箱里准备太多的饭菜,...

  • 后山

    父亲在世的时候,常常去后山。后山是老家屋后一个低矮的小山丘,那里有三四个墓园。说是墓园,其实也就是几个相对独立的墓场,埋葬了人老几辈的长族。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家族...

  • 我de父亲

    因为家里穷,父亲上完初小就辍学了,时常和爷爷去担脚,挑着百十来斤的粮食、猪崽从柏峪寺步行到古城、县城、丹凤、河南灵宝朱阳等地去卖,为了一大家人的生计,父亲别无选...

  • 有一种爱叫超越生死

    昨下午刚吃饭时,便听说朋友h生了,连忙激动地到医院看望。 朋友h从产房出来不久,正躺在床上,还打着点滴。只见她脸色蜡黄,两眼分外肿胀,似乎整张脸都肿着,说话也有气...

  • 父亲的身影

    父亲走了六年了,而我时时便会想起父亲那在世时苍老的身影。 父亲一生饱经沧桑,遭受过很多罪。父亲在三岁的时候,我的爷爷便去世了。因家庭贫困,缺吃少穿的父亲便被送给...

  • 我亲爱的老父亲

    1926年,父亲出生在商州大荆堡子村。 1944年,父亲在商县省立高中上高三时,抗日战争到了最后关口。日本人打到了老河口,商县城里到处都是河南的难民,天上每天都有日本人...

  • 父亲的风骨

    寒风像锋利的刀片划过单薄的衣裤、斑白的双鬓,一位空着右臂袖筒的老人,用仅有的左胳膊从肩头拽着背上装了废纸片、空酒瓶的蛇皮袋子,出沓出沓步履艰难地向废品收购站走去...

  • 父亲戒烟

    因为不久前的一场大病,父亲竟戒掉抽了几十年的烟瘾!这无疑使我和母亲,都感到有点意外。 父亲是苦命的。那年他年仅18岁,爷爷就不幸跌下悬崖离开了人世。作为姐妹七个中...

  • 守护

    自我记事起,刚强的父亲从未生过大病住过院。因年事已高,在今年正月初五,气温乍暖还寒的季节,因一场感冒将倔强的父亲无情的击垮了。起初,我们全家人并未在意,只说和往...

  • 幸福的午餐

    猛一抬头,透过我家的窗户,看到对面院子里那个洗衣服的身影,穿着朴素,一会儿蹲下,一会儿站起来,我的心里不禁一阵酸楚。那个身影无比熟悉,不用看清面庞,那绝对是母亲...

  • 哭别妈妈

    妈妈,您在七十五岁的这个夏天,说走就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您去得那么的不舍和留恋,让我们肝肠寸断。子欲孝而娘已不在。在您离开的日子里,我们时刻思念您牵挂您!我...

  • 母爱无声

    母爱,酽酽无声。 在我人生美好的记忆中,母爱就是转弯处的那次回头与目送。这份爱在曾经繁华的古镇悄然生根;这份爱在喧嚣的山城上空久久回荡;这份爱因为太深沉而找不到...

  • 母亲的菜园

    我小时候,自家的几块自留地母亲是种了庄稼的。秋播种麦子,收了麦子开始种苞谷小豆。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时的记忆消失殆尽,唯有我躺在磨板上,父母拉着耙地的印象犹在。...

  • 母亲的阳台

    母亲有两个阳台,一南一北。北边的做灶房用,很少见到太阳。南边的了无遮挡,光线充足。 北阳台在做了灶房后就有了特定的名字,就像一个人当了领导、做了老板和教授,人们...

  • 父亲的自行车

    一辆二八飞鸽牌自行车,是父亲当年最了不起的交通工具,父亲就是骑着这辆自行车赶集做生意,奔波生计,维持一大家子人的生活。 记得每到冬月、腊月天,父亲就冒着严寒,把...

  • 我的母亲

    听母亲说,母亲在不到十岁,我的外公就去世了,母亲便随寡外婆在舅家生活,我的舅父在那时是一个很有开拓的创业者,第一个在我们方圆几百里地创办利用水来磨面(俗称水磨坊...

  • 三姐

    三姐在姊妹中排行第三,今年已是花甲之年。她炯炯的双眼透露着她从严执教、以爱育人的品格;她粗糙的双手造就了她勤劳善良、以孝传家的佳话;她额上的皱纹和双鬓的白发记载...

  • 写给岳父

    再过二十来天,岳父就三周年了。 三年里,我从来没有梦见过他。几次提笔想给他写点东西,都没写成。妻也埋怨过我爸对你恁好,真没良心,我只是淡淡地说:不急,不急,该写...

  •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是上世纪20年代初出生的,17岁的她就与外公结为伉俪。她的一生经历了战争的苦难、自然灾害的困顿与和平时代的幸福。她含辛茹苦地把四个女儿抚养成人,并在各自的岗...

  • 与母亲对坐

    阳光,正落在窗台。屋内,温暖如春。 母亲坐在沙发上,我坐在母亲的对面,中间隔着一张茶几。 母亲不语,我亦无语。 母亲纳鞋底儿,我就看着母亲。她用顶针将针顶过厚厚的...

  • 母亲的手

    母亲的手记忆中很模糊,从记事起母亲的手几乎和我没有肌肤之亲。 童年时,多么渴望母亲轻拍着我进入梦乡,多么向往母亲能为我梳一对漂亮的羊角小辫,多么期待母亲捏捏我的...

  • 又到粽叶飘香时

    端午节又到了,很自然想起了母亲。 每年端午节,母亲总会一大早挎着一蓝子粽子早早的赶在我上班前送到家里,匆匆搁下蓝子,母亲便说:你们拾掇一下上班去,家里有事我回了...

  • 父亲的月饼

    不知咋搞的,这些年,每当快过八月十五时就自然想起了儿时父亲做的月饼,父亲的味道。 我出生在离县城东二十多里的山沟里,1954年母亲去世时我才刚三岁,也记不清妈妈做的...

  • 土地和父亲

    父亲离开我已经快五年了,在行将过去的1800个日日夜夜里,我都是在无尽的思念中度过的。想起苦命的父亲和他一生挚爱的黄土地,特别是常说的那句土地就是饭碗这句话,也体现...

  • 母亲的眼睛

    昨夜睡梦中,一双眼睛,一双浑浊的眼睛,从大地上张开,依稀是故乡,又依稀是老屋后那片荒芜的土地。那双眼睛张开就没有合上,睁开,再睁开,我模糊地看到:那是母亲的眼睛...

  • 要过年了,我想起了母亲

    头一挨枕头便入睡的我忽然被一阵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叫醒。这鞭炮声来自南街大槐树下敬爷的人群,每月的农历初一、十五都这样,住在南街和南街附近的人们已习以为常。...

  • 善意的谎言

    父亲是四十年代出生的人,他们这代人也许是当代中国内心最简单,也是最随遇而安,最吃苦耐劳的一代人。父亲经常对我们说起他年轻时的艰苦生活。说他退伍回乡后,为了生计不...

  • 年衣

    在我幼时的印象里,父亲是极其不喜欢孩子穿新衣服的,对我尤其不喜。 母亲缝制衣服都背着父亲,一旦被父亲发现,肯定会雷霆大怒。 母亲悄悄跟着二大爷学做锅饼,做好了推到...

  • 押饭

    父母已是90多岁的老人了。不经意间,我发现,俩人生活中无论发生了何种变化,有一点,几十年来却始终不曾改变,那就是:押饭。因为押饭,使俩人的生活多了一种情趣和生动。...

  • 父亲的惊蛰

    惊蛰前后,南风跟北风接手,联袂布下贵如油的春雨。有时也有雷声,轰隆隆滚过天边,应景似的,呼应节令。 在北方,惊蛰无雷,很常见。这个关头,即便没有雷,惊,也少不了...

  • 感念八十老母亲

    老母亲今年80岁,身材瘦小却精神矍铄、步履仍健。每当晨光熹微,西湖山脚下通往四望楼的石道,常可见她拾级攀登的身影,数十年风雨不改的西湖晨练,使她脚骨柔软,身体硬朗...

  • 天空是父亲唯一的远方

    农历11月22日,是父亲的生日。为了表达对父亲最崇高的祝福,我特意从城里带回一箱礼花。我想让它们替我将我对父亲的爱高声地喊出来,也想借用它们为父亲献上一束幸福的花朵...

  •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天寒了。我拎着父亲沾满泥土的胶鞋,正想到水塘里去清洗干净时,父亲却一把拉住我,他不要我洗,说是这些小事,他自己能做。我知道,父亲看我临近年关抽空回来看他,他心疼...

  • 母亲 是把伞

    有一把伞,雨停了很久也不肯收;有一种声音,想了很久也不肯抛之脑后那声音来自您,母亲! 是啊,母亲是把伞。小时候我总丢三落四,下雨天也不带雨伞,就连上学都嫌烦,每...

  • 与父亲相处

    父亲已是九十二岁高龄的老人了,在我眼里,父亲真的老了,他已老的像一块朽木,再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与父亲交流开始变得越来越少。每次回家看...

  • 印象父亲

    父亲没上过学校,识字不多,但我只能奉献文字,秀才人情纸半张虽然我不是秀才表达些微心意。 祖父母过早相继去世,九岁的父亲和五岁的叔父两人成了孤儿。幸而亲戚顾盼,不...

  • 父亲的谷雨

    我在城里过着阳历,但有两个节气,我会想起父亲,一个是清明,一个是谷雨。 清明与死相关,雨纷纷,欲断魂;谷雨与生相关,湿淋淋,万物生。《通纬》里说,清明后十五日,...

  • 第一次背娘

    第一次背娘,是十多年前一个初秋的日子。那一年我53岁,娘72岁。 那些日子一直阴雨连绵。每到这个季节,娘的膝关节病便会复发,于是我便给娘去电话。娘说,你要是不忙,就...

  • 吼着吼着就老了

    少年时总在惶惶不安中度过,因为战争常在毫无预料中开始。 姓居的,谁叫你那么干的?这么点活也做不像,你能做什么?母亲吼。哪儿做得不好?当啷一声,一叠碗被摔在锅里,...

  • 父母老了,手机别静音

    我的好友邵先生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句话:父母老了,以后夜里不能手机静音。这句话简简单单,却击中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给他点了个赞,一会儿邵先生给我发消息:昨晚差...

  • 我的奶奶

    我奶奶罗淑兰,曾用名罗实秋、罗维。出生于1918年1月24日。奶奶的祖籍是黑龙江黑河市瑷珲。奶奶的爷爷后来带着家人来到了齐齐哈尔。他开了一个粮米加工作坊,因为天天过度...

  • 舅妈

    舅妈这一称呼对我原本十分陌生。母亲没有兄弟,我便没有舅舅,舅妈当然无从谈起。 年过四十之后我却有了一位舅妈。 说起来有些绕口,舅妈是弟妹的妈妈的表嫂。别看亲戚关系...

  • 子欲养

    古人感叹子欲养而亲不待时,满心都是伤感与无奈。我品味这句话时,则又叠加上了愧疚与忏悔。 1983年,我父亲英年早逝。正在上初三的我六神无主,痛苦万分,但还不谙世事,...

  • 木匠父亲

    我的父亲是木匠,这是我小时候最引以为荣的事。 听父亲说,我爷爷也是木匠,父亲从小就受爷爷的熏陶,继承了爷爷的木匠手艺。爷爷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年轻的父亲挑起了木...

  • 母亲的茶

    母亲请县际班车给我捎来一大包茶叶,足足有五斤多。电话中母亲说,今年茶好,就给你多带了点。 尽管喝过龙井,喝过碧螺春,喝过很多名气或大或小的茶,可味蕾里总也抹不去...

  • 父亲的春联

    忙忙碌碌中,又到了腊月,人们在往家里大包小包地买年货时,总忘不了买上几副春联。到了大年三十,火红的春联一贴,年的味道便变得浓稠起来。 记得小时候,街上没有卖春联...

  • 母亲没有拿手菜

    电视或文章里,经常有人提到有多想念母亲的拿手菜。我和姐姐经常笑说:可不是每个母亲都有拿手菜的,比如我们的母亲,真没有什么菜让我们念念不忘。 小时候我们家在农村,...

  • 怀念父亲

    21年前,病痛的折磨让父亲带着很多的遗憾离开了我们,去天国找爷爷团聚了。 父亲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入党是他一生梦寐以求的最高目标!父亲名分上没有入党,骨髓里却流淌...

  • 布鞋情

    母亲会做布鞋。做出的布鞋,白底黑面,针脚细腻,特别精致;不知是藏了几层底儿,软和得像踩在棉花上,特别护脚。但我讨厌穿它,那时候最大的心愿是能有双运动鞋。去上大学...

  • 接站

    前两天,接到母亲电话说,要独自从老家坐火车来看我。如果车不晚点,凌晨2点多应该能准时到达郑州。临行,母亲一再切切嘱咐:孩子,你别来接我。白天上班辛苦,晚上还要坐...

  • 大姑

    父亲说,你大姑在楼梯上摔了,病床上还念叨你呢。我说,再忙也要去看看。父亲特别叮咛,要去就上午去,农村人计较,看望病人不能下午尤其是晚上去。 第二天上午,我叫上最...

  • 父亲的电话

    我的手机从来不关,老家有我的老父亲呀!每有电话响,一看是父亲的号码,心里就不由自主咯噔一下。一听声音,紧张情绪顿时消解,除了亲切,还有一些暖意。久而久之,我就期...

  • 一块篾凉席

    我家有一块父亲编织的篾凉席,密密麻麻写满父亲的故事。 父亲并不是篾匠,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父亲硬是凭着勤奋和执著,自学编织牛笼嘴、笊篱子、筛子、笼子和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