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宜城,伤了多少爱情

作者: 李黄姒筱婕2013年11月22日爱情文章

平静的心情与一场相遇,不羁的灵魂对之依旧漠然。只有前方,空气濡湿眼眸中流连过的一切:匆匆的行人,错落的霓虹,还有载着疲惫却又奔向各方的汽车……凝望着城市的孤寂,用安静的音乐给自己调节,或许这才是我此时此刻应有的状态,身心不属于这座城。我只想作这座城变迁的旁观者,更深的牵挂还是长江畔的老家。

三国郭璞曾说"此地宜城".此地宜城,却伤过多少爱情,安庆,堪堪算作一座与破碎爱情结缘的城。

安庆,小城,仍乐此不疲地用千年时光演绎两段爱情,天仙旧人配,孔雀东南飞。出生于安庆,从小对七仙女和董永的故事耳熟能详,故事的过程很轻松和完美,结局呢,看了过后,确实让人有股想掐死原创者的欲望。对于焦俊卿和刘兰芝的故事,说实话,男方在某些方面的怯懦,注定是悲剧的源头。喝皖水,临皖山长大的张恨水可能受此影响,所以《啼笑姻缘》和《金粉世家》结局令人扼腕。对于未果的爱情,个人认为这只能说明缘分在某些年代消薄的苍白。

安庆有座小孤山。曾有人戏称为"小姑山".其中的由来,竟然又是关于爱情的,结局依旧悲戚。小姑,是民间传说一位纯情美丽的少女。她与彭郎相爱,但终难连理,于是,小姑投江殉情,死后化作小孤山,又称"小姑山".而彭郎也因小姑之死,心灰意冷,化成彭浪矶,又称"彭郎矶".苏轼曾笑谈此事"舟中贾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故事真假,无从计较,但我们总会相信,爱情让人生超然;故事结果,无法预料,但我们总会相信,开始总是最美过。岁月无法让人们一如既往地享受春之烂漫,每一份悸动的情愫,都需要新的阳光的浸润,爱情,更需要守得住四季。你若长久,花醉此生。当初,若是小姑不早早殉情,时间也许给她机会。悲、欢,从一开始的抉择,已然规划。

说到民国那些女子,闻名依旧无非陆小曼,林徽因或是张爱玲之类。但在安庆,才女孙多慈的人生经历依旧被人津津乐道,或有惋惜,或有惊叹,或有其他千番情绪。孙多慈,一生与画结缘的才女,她也因画结缘于徐悲鸿。对爱情来说,世道始终是爱情的刽子手。孙多慈和徐悲鸿最终也无法执手偕老,在徐悲鸿逝世时,孙多慈远在美国,听到噩耗后,当场昏了过去。后来她关门哭了三天,并为心爱之人戴了三年大孝。二十二年后,她随他而去。如果以现代的名词来定义孙多慈,那只能是"小三",但后人并未贬低她。爱,无是非。"风厉痔澹菩新胰腠2恢斓赝猓屑溉顺".

在安庆的孝肃路,有一家名叫"安庆爱情故事"的理发店。抛却商业的浮华,单单就是店名,就让人肃然于秋味正醇的街头。不知道当时店主有怎样的经历才起这样的店名,但失败的情愫,又何不是那三千烦恼丝,总会在一个平凡的地方心情归于一种淡然。正如走出理发店那刻的焕然。有情的悸动,无论结果殊途,都会有或早或晚的平静。爱情碎了,地球依旧还是圆的。新的开始,就像地平线上的第一缕阳光,总会如约而来。

爱起于心,也终于心。不计过程。

江,淘尽千年宜城青史;泪,诉尽千年宜城情史。爱情,成就了宜城,宜城,却伤了爱情。依旧那句,人造了城,城葬了人。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