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现实

2012年12月18日情感文章

木木的脑子里,时常沉湎在回忆里,回忆儿时的美好时光

儿时,木木的玩伴特别的多。家乡在一个小院子里,在一个不大的坪坝里,住着几十户的人家,许多的人家,都有小孩子,小院里就有几十个小孩子,这些小孩子,都是木木儿时的玩伴。

在还不会说话,走路的时候,木木留恋父母的怀抱,在父母的怀抱里享受温暖。也时常被父母抱着在院子里逛,木木用乌黑稚气的双眼,见识了村庄,也见识了村庄里的人。

在木木能说话,能走路,到处跑的时候,就不再满足家这小小的空间,也不再满足父母给予的温暖的怀抱,他的内心渴望家之外更广阔的地方,想和村庄里那些小孩子在一块玩,而且,这种想法是无法控制,阻止的,当听到院子里有小孩子说话,嬉闹的声音,心里就像猫一样的抓,控制不住的要去和他们在一块玩。

就像那些小孩子都认识他,知道他的名字一样,木木也认识那些小孩子,也知道他们的名字。

木木喜欢和林子在一块玩。林子家里在村庄是最富有的人家,林子的老子在乡里工作,领子的母亲管着村庄,林子的家里,时不时有乡里来的人,一来人了,林子的母亲就弄菜喝酒,林子的家里就飘散着酒肉的香味。林子的家里,也时常有些新鲜的玩意,林子的父亲买了台收音机回来,收音机里有好听的歌儿,也有好听的故事,那些歌儿木木和一块的伙伴不怎么听的懂,但是,对那些故事却听的入了迷,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就产生了想象,想的那么高,也那么的远。

木木的个子在众多的伙伴里,是最高的,加上家庭条件好,穿的好,吃的好,加上有许多新鲜的玩意,就很是吸引了村庄里的小孩子,就跟了他玩,他就像一个娃娃头一样,前边走,后边就跟着一大群小孩子,有时,就在村庄里玩,有时就在依山的泥巴上玩,主要是围着他听他抱着的收音机。有时也去林子的家里玩,林子就让一块去的伙伴帮忙做些活,提水啊,劈柴啊,活干了,林子就让听收音机。跟着去的伙伴,被故事吸引,也就屁颠,屁颠的去干活,木木也在其中。

木木还爱和灵娃在一块玩。

灵娃家里人口多,兄弟几个,家里和村庄里许多人家一样,比较贫穷,处在吃不饱,穿不暖的地步。但是,贫穷并没有阻碍灵娃的天分,灵娃有一双灵巧的双手,正如他的这个小名一样。遗憾的是灵娃性子犟,上学的时候和老师犟嘴,就赌气回家读书了,家里贫穷,也不可能供灵娃把学上出来,只是让他认几个字,那写自己的名字,算账算不错就行了。所以,灵娃犟着不去学校了,父母也就由了他。

灵娃的那双巧手,能做各种伙伴们喜欢玩的玩具。随便找一截木棒,在灵娃灵巧的双手中,很快就能变成陀螺,用鞭子打起来,不但转的飞快,而且还不倒。后来,灵娃发明了给陀螺的顶端装一颗钢珠,打起来陀螺不但转的更快,怎么打都不会倒下,而且,还能腾空飞起,发出嗡的声响,从一个地方落到另外一个地方还能转好久。这让伙伴们都感到神奇,就找灵娃给做陀螺。木木也请灵娃给做,灵娃很是爽快的答应了,只是灵娃没有钢珠了,木木回家找了钢珠,灵娃给装上了,木木打着灵娃给做的陀螺,转的欢,不会到,发出声响,还能飞,别提多骄傲。

于是,木木和村庄里的孩子一样,都很是喜欢灵娃,爱跟了灵娃在一块玩。

灵娃还会做许多别的玩意儿呢!

折了柳的枝桠,做成柳笛,吹的咿呀咿呀的响。麦子下来的时候,折了麦秸秆儿做成了麦笛,声音比柳笛响亮。还用麦秸秆编织成了口吹的风车,小巧别致,一吹刺溜溜的转。核桃下来的时候,把核桃掏空,做成了核桃风车,一拉,那风车就呼呼的转。找了丫子形的枝桠,和废旧的内胎做成了弹弓,不但打的远,而且打的准,瞄准了树上的鸟儿,嗖一下就把鸟儿打下来了。灵娃还找了废旧的滑轮,木板,做成了木板三轮车,你推我,我推你,互相推一阵或者搬到高处往下滑动,在院子里转悠,给伙伴们带去了许多的欢乐。虽然灵娃家里贫穷,但是,却像林子一样,在院子的伙伴们心中有很高的地位,屁股后边也跟着一群尾巴。

木木还爱和阿四在一块玩,阿四是他的亲戚,是舅舅的儿子,满山里找野果子,在河边的石滩上搬家家。和院子下边的一个叫阿牛的也在一块玩,阿牛来到院子了,木木坐在三轮滑轮车上,阿牛就推他,推一会儿,得到的好处就是能玩会儿木木的车。阿牛在村庄里有个亲戚,亲戚家里喂的有母鸡,阿牛就去偷了亲戚家的鸡蛋,拿来和院子里的伙伴一块找了破瓦罐,烧了火煮着吃了。一块还去了村庄后边的山坡上,搭了人字形的草棚,在草棚里贮藏的有野栗子,柿子。不过,储藏的时候说过些日子约定了去吃,可是,过了些日子去的时候,那些东西都不见了,于是,就把草棚拆了。和村庄里的海子,阿幺的在一块玩的也好。在院子里搬家家,下河摸鱼,上山找野果子。

院子里有家人家有个女孩子,木木记得一次和女孩子的父母凑在一块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和女孩子的父母开玩笑,说以后长大了,要把女孩子给木木做媳妇。吓的木木拔腿就跑,以后再不敢去女孩子家玩,见女孩子,因为,从这以后,村庄里的人逢遇到木木就开他的玩笑,说那个叫毛女的女孩子,就是他的媳妇。

和林子在一块玩的时候,有个叫阿花的女孩子爱跟着一块玩,阿花的父母很心疼阿花,有了钱了,就总给阿花买好吃的。林子就和木木对阿花说,让她回拿好吃的来。阿花说她不敢拿,林子就和木木教阿花回去对父母说,就说她要吃。阿花就回去了,过了会儿,东西虽然拿来了,给了林子和木木吃了,然后,林子就和木木问阿花,回去怎么说的,阿花就说她说林子和木木要吃东西。林子和木木一下羞的脸绯红,从这以后再不敢向阿花要东西吃了。

木木还爱跟一些年龄大的人在一块玩。

阿春爱上山弄木头,挖药材挣钱,就领着木木。木木就跟着他,给他做伴,一次,阿春就让木木喊他姐夫。木木不知道姐夫是什么,就喊了。后来知道姐夫就是他姐的男人,从这以后,就再不跟阿春上山了,觉得阿春人坏。而后来,阿春的确喜欢木木的大姐,但是,家里的条件差,木木的父母不答应才熄灭了内心的爱情之火。

根升一天什么活也不愿意做,总是打牌抽烟,喝酒的。木木一次去找根升玩,根升对木木说,来来来,教给你个好玩的。木木就凑到跟前去了,根升就把手中的广播线递给木木,要木木咬。木木说有电,不敢咬,根升就把皮线打了个结,说这样电就过不来了,让木木咬。木木就咬了,一下,整个嘴巴和身体就麻了,木木丢下电线就跑了,根升害他的。根升在后边得逞的笑,木木从这以后再不和根升玩了。

跟年龄大的伙伴在一块玩的最多的,当属蛋蛋。

蛋蛋放的有牛,牛很听蛋蛋的话,蛋蛋就骑在牛背上,很是得意的样子,有时还唱歌。木木也想骑牛,但是,终于因为牛太厉害,除了蛋蛋,别人去了,就用蹄子踢,使劲的摔,让人不敢靠近。木木只能是在看着蛋蛋骑牛的样子,内心里充满了羡慕。

蛋蛋把牛放到野外,让牛吃去,就给木木讲故事。都是些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虽然经历了磨难,但是,最终都获得了完美的爱情。是真有这样的故事,还是蛋蛋在这故事里寄托他对爱情的向往。

夏天里,跟了蛋蛋一块去山上草棚里看守恚暗耙谰刹谎崞浞车慕舱庑┕适拢囱拥暗岸哉庑┕适鲁彰裕也谎崞浞常得髁怂哪谛睦锒哉庋陌榈娜烦渎讼蛲

故事不吸引木木了,吸引木木的是,每次去,蛋蛋总是给木木掰玉米吃,还砸的有青皮核桃,就着玉米一块吃,能香到人的心里去。

也深的时候,蛋蛋还教木木扔火弹,来吓野猪,把草棚前火堆里烧的火往玉米地里扔,那燃烧的很旺的木头就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落在了玉米地里。那一个个燃烧的木棒,就像天边划过的流星,在漆黑的夜晚里,美丽极了。

村庄就是木木和伙伴的乐土,在这里度过了他们的童年岁月,在不同的季节里,有不同的乐趣。

春天里河边的野柳长出了毛茸茸的柳泡,渐渐的发芽了,绿的那么清新,充满了生机。小河边,山坡上,沟儿里,到处都盛开了花儿,红的,黄的,白的,粉的,把村庄装点的那么的漂亮。而小河边,沟儿里,山坡上,刺也长出了嫩头儿。木木就跟了伙伴儿到处去掐刺杆儿吃,在老刺上长出的刺杆儿褐红色的,剥了皮后,就露出了亮晶晶的刺杆儿,放在嘴里嚼,凉飕飕,甜滋滋的。边掐边吃,最后,聚在一块比谁掐的多,掐的好,拿到小院里吃,有大人要吃了,也给他们。一次木木和伙伴去掐刺杆儿,那是很大一丛刺架,木木在刺架里掐的正起劲,忽然感到凉飕飕的,猛然间看到刺架上盘着条蛇,吓得一下扔了刺杆儿,魂都没有了,拔腿就跑。从这以后,再不敢去掐刺杆儿了。

面对春天,有绿叶,有各种好看的花儿,把村庄装点的充满了生机,美丽。女孩子就忍不住激动,木木就跟了一些女孩子去山野里折花。木木只认识洁白的,或者粉红色的山野的桃花,别的不认识。一块去的女孩子折桃花,也折许多他不认识的好看的花儿,红的,粉的,金黄的,洁白的,折了后,木木就帮他们拿着,他就被花儿包围了,花儿散发出清幽的香,山野里很是幽静,带给了木木特别美好的感受

夏天里,河里的水热了,木木和院子里的伙伴一样,都特别的喜欢在河里玩。在河水还不怎么热的时候,就在河里捉鱼。用鱼钩钓鱼,用铁锤砸石头震鱼,在篮子里装了青草捞鱼,把分支的溪流截断了,水干枯了后,直接捡鱼。在天气渐渐的热了,河里的水也热了后,就玩水。开始还小的时候,不知道羞,就赤裸着身子,和那些女孩子在一个水潭里玩。再大些了,知道羞了,就和男孩子找了水潭玩水。玩着狗刨,把水花打的飞溅着。也互相的浇水,抵抗不住了的,就一个猛子钻到水里,半天才冒出头来。还找了高处,往水潭里跳,普通一声,打的水花飞溅起老高。边玩,边喊叫,真的是把河水闹的沸腾了。

夏天里天长了,黑的迟,木木就和伙伴满院子跑着玩,做的游戏是捉迷藏。把人分成了两组后,一组藏,一组找,藏的伙伴就到处藏,猪圈里,人家屋里的角落里,柴堆下,麦秸垛里,草丛中,有时能找到,有时找不到了,找的人边喊着不找了,边就散去了。后来,木木听说,那些大一些的伙伴里,有男孩子和女孩子想好了,在躲迷藏时偷偷的约到一块,有时跑出了小院,在小河边的柳林下,草丛中,或者玉米地里幽会去了,那些地方,就散发着他们的风流韵事。木木的心里也好想有个女孩子能和他捉迷藏,也一块偷偷的躲到那些隐秘的角落,但是,木木不知道找那个女孩子,也不知道哪个女孩子喜欢他,所以,这就成了他幼小的心灵里神秘的梦想了。

除了捉迷藏,还在场院里玩一些游戏,卷白菜心,抖鱼,老鹰捉小鸡,喊叫声,欢笑声把小院闹的沸腾了,但是,大人并不吵闹,仿佛有了这些小孩子的吵闹,院子里因此有了活力气氛。

不过,对木木来说,觉得最好玩的,还是在麦子下来了,脱离麦子的时候。那时已经有机器脱离麦子了,人们分成不同的工,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木木这些小孩子没有事情干,就被大人指派着把堆放的麦捆往机器跟前搬,堆放好了,机器发动了,脱粒机前不停的有人把麦子往机器里塞,机器就嗡嗡的响,飞出了麦草,从机器的下边就出来了麦粒。飞出麦草的地方,就排了一长排的人,把飞出的麦草往远处运,晕倒场院边的角落里,堆成了麦秸垛,木木就和许多的小孩子爬上那麦秸垛,堆的人也不说什么,只让他们绕着麦秸垛踩,踩的越结实,麦秸垛堆的越好,越好。木木和一些伙伴就在麦秸垛上又跳有蹦的。有时,就从麦秸垛上往下边厚厚的麦草里跳,腾空而起的感觉,真的是那么的飘逸,过瘾。

机器嗡嗡的响,人们在机器的响声里,忙而不乱,木木和许多的伙伴一块儿,在麦秸垛里跳,做着绚丽的梦。

秋天里,山上的颜色变得深了,驳杂了,红的火红,绿的深绿,黄的金黄,就像一副画一样。漫山遍野的野果子也成熟了。木木就跟了大人,或者约了伙伴去山林里找野果子吃。最多的,就是野栗子,被山风吹过,栗子树下,到处都是褐红色的栗子,就放开手捡,边捡边吃,又脆又香。栗子好的时候,要不了多久,就能捡满满一口袋。除了栗子,还有其他一些野果子,像猕猴桃啊,就很多,但是,当时摘了不能吃,带回家贮藏着,过不了几天,就软了,味道很鲜美,有一种特别的气息。

而在村庄的四周,人家的核桃打过了,但是,总不能打的那么的干净,就在树下,时时有树上没有打干净的核桃落下来,也有打下来了,没有捡干净的,木木就和伙伴们在各个核桃树下捡,捡到了积攒下来,卖了钱之后,就去买糖吃,吃的小嘴甜滋滋的。

秋天的时节,是最美丽的季节,群山如画。大人也忙碌着,但是,虽然忙,却显得特别的高兴,因为,都是各种沉甸甸的收获。

小孩子的心里,也是甜滋滋的,通过子的双手,不但能寻找到各种果实,而且,还能把这果实卖了钱,买好吃的。

但是,这样的季节总显得短暂,一晃就到冬天了,树木的叶子落了,群山在枯黄中,到处都显得萧条。面对萧条的群山,空荡荡的小院,阴晦的天,让小孩子也感到沉闷,寂寞了。忽然一夜醒来,下雪了,到处都白皑皑的一片,群山是白的,田地是白的,场院里也是厚厚的。木木他们这些小孩子就仿佛被唤醒了一样活泼了起来,在雪地上跳啊,蹦啊,跑啊!打雪仗,掷雪球,找了木板,在雪地上滑雪,狗就跟在身后跑,呼出的白气,仿佛觉得他们一点都不寒冷,充满了热闹。

边在雪地上玩,边就在心里默默的数着过年的日子,期盼着过年了。

年来了,家家贴了红红的对联,挂了灯笼,喜气盈盈的样子。木木和许多的伙伴一样,都穿了新衣服,手里拿了小灯笼,在院子里游荡,给村庄里的年,增添了喜庆的气氛。

过年的那些日子,喝了什么,吃了多少好东西,不用人问,从木木那小嘴巴周围的油圈就能知道。

木木这么回想着的时候,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心里仿佛撒进了午后的阳光一样,明亮,温馨,不由得在心里叹息,多好啊!

然而,留在心上的,不仅仅如此,木木也就在内心深处里慢溯那留在内心里深刻而难忘的美丽瞬间。

木木和林子在一块玩的好好的,忽然一件事情,他再不敢去林子家玩了。因为一件事情,木木和林子发生了矛盾,木木骂了林子,我日你。不知道怎么的,林子就给他妈说了,在木木又想去林子家找林子玩,听林子的收音机时,林子的母亲冲木木说,木木,听说你要日我,我把裤子脱了你来日。木木一见这阵势,吓的一溜烟跑了,从此再不敢去林子家找林子玩了。

阿四和他的母亲一块去山上,他母亲干活,他一旁玩。不知道怎么的,一块干活的一个人,就把一个石头弄滚了,下来就砸到了阿四,把阿四的膝盖砸破了,阿四疼的直苦,许久也走不了路,一走一瘸一拐的。木木知道了后,就大哭了一场,骂那个弄了石头砸了阿四的人。阿四的母亲见状,就说木木是阿四的真朋友,阿四受伤了,看木木难过的。

木木没有在家,院子下边的阿牛上来,偷偷的玩木木的三轮木板滑轮车,给玩坏了。木木就想着要阿牛赔,阿牛大概知道弄坏了木木的车,好久不敢来院子里玩。忽然一天来了,还没有等木木说什么,拔腿就往回跑。木木就在后边边追边骂,狗日的阿牛,赔我的车。在那之后,时常爱来院子里玩的阿牛,很少来了,来了也是跟在母亲的屁股后边,因为有阿牛的母亲在,木木也不敢要阿牛赔他的车。这事,最后还是在时间里慢慢的消散,淡忘了。

海子爬树厉害,没有想到,那次在核桃成熟的时候爬树,就从树上摔下来了,嘴巴里满是血,把一块的小孩子吓坏了。海子的家人赶来,把海子送到了医院检查后,是外伤问题不大。但是,从这以后,海子再不爬树了,而海子爬树,给嘴唇也留下了印迹,薄薄的嘴唇,变得很肥厚了。看着那嘴唇,木木和别的伙伴就在心里知道,不能爬树。

在木木的父母和毛女子的父母开玩笑之中,知道木木的媳妇是毛女子。但是,后来木木和毛女子没有故事,除了父母开的玩笑外,他和毛女子在一块玩的时候都少,更别说什么好感。而木木倒在情窦初开的时候,和花儿倒有了故事。

木木有空的时候,总爱去花儿家玩,似乎早已经忘记了哄花儿吃的,花儿回家给父母说了之后的害羞。去了之后,就和花儿说话,更多的时候,是在一块打闹,疯着玩。一次花儿去小村外的一个山沟儿里干活时,木木也跟了去,沟儿口满是野柳,枝叶繁茂,穿过了野柳,是一个不大的坪坝,坪坝里满是野草,和花儿走进沟儿后,木木的心就跳的厉害,看着花儿的眼睛,越发感到深邃,诱惑人。木木控制不住的就从身后抱着了花儿,花儿没有反抗,和木木就倒在了草丛里。若干年后,留在木木的脑海里的,是青草的清香,是花儿粗重的呼吸,白皙的皮肤,是花儿柔软而温热的身体,让他仿佛从高空猛然陷落,然后有开始飞翔,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但是,让木木感到遗憾的是,他和花儿从此再没有故事,故事就定格在了那一刻,那一次,留给了他一生不会忘却的美好回忆。

花儿也从那之后不久,就开始了她的恋爱,然后,在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跟了那个外地的男人跑了。

而木木在坠入现实后,也才真正懂得,寻觅爱情的不容易,找个女人,组成个家庭的艰难。最后,是因为在家乡的村庄里找寻不到他想要的爱情,没有能陪伴他的女人,让他有个梦想的温暖的家庭,于是,他选择了漂泊。

时间,一晃过去了许多年,木木也没有寻找到他想要的爱情,梦想的家庭。当所有美好的梦,都破灭在现实的地面上后,面对不再年轻的自己,他开始学会了麻木,忘却曾经的梦想。

更多的时候,木木总是喜欢回到家乡的村庄,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山水还是那熟悉的山水,他儿时的乐土,但是,人却不是记忆里的人了。许多的看着他们长大的人都永远的离去了,躺在群山间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而记忆里儿时的伙伴,那些大的伙伴,根升在家乡也是因为找不到爱情,没有梦想的家庭,无奈之中离开了,去了外边给人做了继父。阿春也没有成为木木的姐夫,最后和一个后来来到村庄里人家的女子总算成了家。而放牛的蛋蛋,木木一直不能忘却的是他讲的那么多过程艰难,可是结局完美的爱情故事,但是,在蛋蛋的身上,那故事的结局都不完美,曾经有过爱情,但是,最后都以破碎告终。最后,牛也不放了,依旧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只是,他再不讲那完美的故事。那故事,也许就是他心中的向往,但是,现实的生活,都不是故事,也不会像故事一样的美好。而同龄的伙伴呢!林子好一些,接替了父亲的班,有了工作,有了家庭。而心灵手巧的灵娃,一直没有寻找到爱情,但是,也许是看透了现实麻木了,就不过问爱情,就靠着他灵巧的双手,会开车,会粉刷房子,在村子里,或者到处找些活干。海子,也是没有爱情,也没有家庭,也是到处找下力气的活干挣些钱。阿四离开了村子,在做生意,有了家庭,日子过的也还滋润。阿牛父母死了,就他一个人过,有了钱了,就天天喝酒打牌,没有钱了,找到活干挣点钱又玩,似乎看透了爱情,也就活的如此的无牵无挂。花儿听说和第一个男人没有过下去,然后,又在很远的地方和另外的男人好了,日子过的怎么样不知道。只是,无论怎样,都没有记忆里儿时那样的无忧无虑,也没有儿时在一块的温暖,许多的日子里,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不会在一块,而就是蓦然间遇到了,在一块的时候,也没有话说,有时,会为了一点点小的事情,还会争执。而记忆里的温暖,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也就消失在了岁月里,那温暖人心的一幕幕,也就永远在记忆里了。

在累了,倦了,麻木了,无望了,木木的心里其实好盼望时间能回到儿时,就定格在儿时,和那些伙伴像儿时一样在一块,那是多么温暖而美好的事情。相伴的是温暖的太阳,鲜花,河水,野果子,皑皑的白雪。那样的生活,有心里的诗意,梦想。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