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倾城人何处

作者: 苏卿倾2014年10月28日优美散文

繁华一梦,落尽碾尘。

苍穹微昏,细雨飘摇。远处青山依旧朦胧,笼罩在雾校婆瞬惚∩矗缡缁

恍惚间,谁白衣翩翩,撑伞而来,轻声问,姑娘可是忘了带伞?谁又面若绯云,欲语还休?

念今生,往事成殇,唯情难断。望来世,红尘三千,不离不弃。于是纵然知晓他不过人生云云之过客,却还是纳他入心,再难忘却。静看一夜繁华烟火,聆听一世耳边私语。至此一眼,便是万年。盼雨落,盼相逢。经年后,谁还记,这一场相遇?谁还记,那一把未归还的纸伞?无奈无缘更无情。可,却不全是。若说无缘又为何相遇。但,若是有缘,又为何再不曾相见。

回忆岁月中成了谁的眼泪,往事在时光里成了谁的忧伤。往事如烟,谁又成了谁的执著。一世花开,半生流离,染指流年,不过一曲琴韵瑟瑟。

待得十年后,再相遇时,她已素衫裹身为他人洗手做炊,而他也与她人成双成对。默然,而后相视一笑,擦肩而过。夫君问她可曾见过那公子,她莞尔,不曾。妻子问他可与那姑娘是旧识,他一愣,道,故人而已。

前世回眸,今生擦肩。滚滚红尘与谁白头。多年前的相遇,多年后的再见,不过莞尔一笑,再不是眼前朝夕。一次相遇,是瞬间,是永恒,是忘却,是铭记。却唯独不是相依。

夕阳西下,暮色寒水。鸟鸣空山,回音阵阵。满地残花,一帘雨幕。可又是谁,在雨中相遇?那白衣,那长发,那纸伞,怎会如此熟悉?

提笔书千行,写下谁的苏杭。千年情早已成殇,只不见了故人来往。戏文里总唱,有公子风流倜傥,有佳人绝色难藏。有一日人海茫茫不经意的远望,谁把谁刻入心房,十指相扣成一生一槌ぁ

红尘里却是,再不见公子白衣独留佳人眼眸迷离。悠悠时光,曾有炎黄,曾有汉唐。何辉煌,如今不过一纸沧桑。人生本茫茫,生死也无常。莫把明月作凄凉,将浮世前尘忘。冷月寒霜,断了愁肠。烟花陌巷,谁衣角飞扬,挂我心之上。古时宫殇,今人犹唱。箫声且凄凉,何不陪我再醉一场。

陌上白衣少年郎,颜色倾城世无双。你是我不敢弹奏的阳春白,袖扰竹扇始终谦谦温如玉。吾生有三愿,一愿此生执他之手许长情。二愿长相厮守莫让黄土掩白骨。三愿十指相扣共归黄泉路。韶华且短,不可多求。时光清浅,与君白头。君若白衣浅笑,我必倚剑轻安。

花开花谢花满天,云聚云散云缠绵。执他之手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隐于山林,忘于江湖。为他洗手做羹,宽衣解带,小楼听雨,闲庭信步。待到屋外花开之时,为他弹一曲古筝,听他吹一首萧音。看一双儿女,蹒跚学步。

如此,百年。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