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回龙山

作者: 湖南-刘文跃2019年10月09日散文随笔

开篇

“蜿蜒磅礴,首耸竹田,腹盘粟溪,尾连大石窟,脉自五牛山逆转,故曰‘回龙’。”你的缘源,我的足迹。

(一)

久久重阳?九九重阳。一个传承了千万年的符号,在今日许下你和我的愿望,还有不变的恋情,观青龙回旋,看白云飘荡。

九九重阳,登高眺远。登高,视野开阔;眺远,心境敞亮。青山在,人未老,每一天都是你的九九,每一日都是我的重阳。

说好的风和日丽呢?这只猪猪不乖,昨天的短袖让今天穿上外套,回龙山畔细雨轻轻,水雾憧憧,湿润了你的瞳眸,朦胧着我的眼睛。 

白云在哪儿?白云在远方,一团团,飘荡在峰峦密林,一簇簇,笼罩着佛音禅唱。明天是寒露,我在这儿,你在那里!

(二)

苍穹下的神州,以回龙为名的山峦有五处,湖南拥二之数,一在资兴,一在宁乡;以白云冠名的寺庙有六座,其一落籍宁乡;回龙山上筑造白云寺,鳌头独占惟有宁乡。

回龙,因山形地貌以个性独特而名。沩水之滨的回龙山,逶迤曲折,蜿蜒迂回,姿态恍然蓄势青龙,栩栩如生,欲乘御赐“回龙望祖”腾越,一路向西,归列峰。

回龙山方圆30余里,群峰苍翠,绿蔽天,有全国百大名寺白云寺,高耸在海拔365米的主峰。天籁浮空,我傲立一身风骨,你彰显万般柔情。

回龙山冬暖夏凉,气候宜人,常有霁风雾霭拂面,常有白云停驻成窠,清代乾隆皇帝曾亲手题扇:“青林带绕青林寺,白云寺建白云窝。”

(三)

紫气东来,星拱北辰。那一年,白云寺兴了;那一年,白云寺衰了;那一年,白云寺毁了;那一年,白云寺活了。

瑶池西望,龙回南楚。自幼出家,中途返俗,年迈回归,在废墟上重建白云寺,法号上道下初的那位老者耗尽了最后一点精血,极乐涅槃。

“上报四恩,下济三苦”,超度生灵,化解怨恨,祈愿世界和平,家靖民祥。信仰,也是一种力量。这不是我的妄评,却永远是你的期盼

潘基质老人曾言:“事有必至,理有尽知,任世事如何变幻,真理总归要克服邪恶,诚信总归要战胜刁咬,这就是灵气。”回龙山钟灵毓秀,白云寺底蕴厚藏。

(四)

来吧,我们走起。穿广场,越山门,佛笑盈盈半山亭,进寺门聆听晨钟暮鼓,上主峰品鉴飞渡烟云。你龙盘虎踞,我自在怡然。

仙岩瀑布,蟾谷嘘虹,云关锁翠,鱼山夜月,枫叶吐雾,菱塘晚风,石磴穿云,远岫横琴……在可惜与不可惜之间,只因阴雨笼罩,你的神奇潞臀矣性滴拊怠

观音智降诸天,白马深潜密林,吕仙降妖,菩萨救火……是戏说,是神话;灵龟朝佛,万蛇奇谭,英雄历险上甘岭,华侨心系回龙山……是故事,是传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风雨回龙山,兴衰白云寺,深厚了文化积淀,深受百姓虔诚钦敬。万载吉祥福地,千古醇醉众生。

(五)

用花岗岩雕塑的阶梯拜道,从山脚向山顶延伸,直直地攀登,曲曲地移动,“阿弥佗佛”,一个声音在虚空中流动,在你我的识海里昂扬。

广场中央耸立着一座门楼,山边入口耸立着一座门楼,拜道尽头耸立着一座门楼,没有比例,大小高矮依次递减,哪座才算真正的山门?笑靥无言,生活就是郑板桥。

二条拜道遮遮掩掩上山顶,临近寺院合二为一。拜道弯弯,很长,起点自唐宣宗大中十二年,很短,我紧走,你慢行,也就二十来分钟。

前方,数不胜数的石阶在视野里消失;身侧,有名无名的树木在轮转走马灯。我的发丝被山风零乱,你的衣衫任雨滴缠绵。

(六)

诸天殿前,院坪右侧的花坛内,这颗玉兰树已经夭折,微风旋枯槁,细雨浸没落,残留下大约一米来长的桩柱,正在黑与白之间走向腐朽。

靠近桩头盈尺处,有一丛木耳环绕滋生。或许是土地的馈赠,或许是苍天的恩赐,或许是命运祈祷,新生,总是与寂灭同步,相依相随。

虽然已近深秋,近日的气候却还在留恋夏日的温度,这些木耳似乎受尽了劫难,干渴得缩紧了躯干。在很多时候,生存,不仅仅只是为了活着。

寺里的大师傅小和尚很忙,忙着打坐礼佛诵经,忙着迎送信徒居士。这一点儿沾染了香烛气息的木耳做不成素斋,口福了我,一个凡尘俗客。

结语

左宗棠没了,“南楚灵山”柳骨颜筋;于佑任老了,“回龙古寺”龙飞凤舞。

这里是回龙山,这里是白云寺。等待风雨中,你不来,我不去!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